首页 >> 文艺评论 >>最新推荐 >> 赵克明 张烈鹏:一词一句总关“情”
详细内容

赵克明 张烈鹏:一词一句总关“情”

作家张烈鹏的散文《母亲的泪水》震颤心灵,感人肺腑,真可谓一词一句总关“情”。

洋溢于整篇散文的浓烈真情,首先体现在贯穿作品始末的“母爱”线索上。母亲以流泪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对生活的感受和见解,尤以绵绵细雨般的泪水滋润“我”情感的土地:“我”中考金榜题名时,母亲喜极而泣;“我”精神萎顿时,母亲伤心痛哭;“我”生病就医动手术时,母亲痛不欲生;“我”征文获奖时,母亲自豪骄傲得落泪……母亲以泪水见证喜怒哀乐,母亲的泪水饱含苦辣酸甜,正如作者所说,“如果把它们汇集起来,足以形成我心中最长的河流,——这条河流淌的全是“母爱”,河流的名字叫做‘母亲河’”。作者就是以柔指拨响这“母爱”的琴弦,让读者情不能自已,油然产生强烈的共鸣。


广告

梦中的家园:遥寄

作者:张烈鹏

京东


作品动人心魄的真情,更体现在细节描写的铺陈渲染上。作者以文学的审美眼光,捕捉了最具情感张力的触动点和宣泄点——“泪水”,并极力用慢镜头进行细致入微的描摹,绘其形,传其神。例如:正在围沟沿洗衣的母亲得到“我”考取师范的喜讯时,先是身子“颤抖”,“抓紧”手中的棒槌,继而脸上“荡漾天真的笑”,眼睛“放出兴奋的光亮”,同时嘴唇“上下翕动”,泪水“汹涌而出”,接着又紧紧地“拥抱”“我”,“一个劲地亲我”。又如:在对一度精神萎靡、不思进取的“我”劝说无效时,母亲怒极而骂,伴以哭诉,之后“和衣躺到床上,脊背对着房门,脸对着土墙,独自哭个不停”,以致把眼泡哭得“像桃子一样肿大”。这些真实的生活细节,合乎事理,近乎人情,将抽象无形的“情”具象化,动态化,无疑增强了情感的震撼力。

作品摇撼心旌的真情,还体现在用情感浸泡的语言上。张烈鹏是善调丹青的能手,他在文中四次写母亲流泪——

得到“我”考中师范喜讯时:黑黝黝的脸上开始荡漾天真的笑,一双浑浊的眼睛蓦然睁得老大,放出兴奋的光亮。也几乎在同时,母亲的嘴唇上下翕动了,两道泪泉汹涌而出。母亲站起身来,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言不语,一个劲地亲我,任泪水流到我的脸颊,打湿我的衣衫。


梦中的家园—遥望

作者:dangdang

当当


看到“我”不思进取时:母亲骂了一阵后,连鞋子也没有脱,就和衣躺到床上,脊背对着房门,脸对着土墙,独自哭个不停。母亲哭得很伤心,泪水把她的眼泡泡得像桃一样肿大。

等不来“我”手术报平安电话时:母亲当时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捶胸顿足,痛不欲生,撕心裂肺般哭了几个小时,直哭得几次晕了过去。

获悉“我”在征文中获奖时:她特高兴,要我坐下来,完完整整地把文章给她朗读一遍。母亲听着听着,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流了出来。她怕我发现,就一边嘟囔着:“怎么有虫子?”,一边抬起手来,佯作揉眼睛的样子。即使如此,还是有几颗泪珠挂在腮边……

这四次写母亲流泪,因情境不同、心境各异而状态有别,在语言的运用上也各不相同,十分细腻地表现出母亲情感的变化与差异。作品开篇写“母亲的泪水就像绵绵细雨,时时滋润着我感情的土地;又如滚滚春潮,深情拍打着我记忆的长堤”,结末又说母亲的泪水“足以形成我心中最长的河流,——这条河流淌的全是“母爱”,河流的名字叫做‘母亲河’”,这些语句发乎内心,真挚动人,将作者的情感与母亲的情感汇成了一条爱的河流。

唐诗人白居易有言:“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张烈鹏的这篇美文便是很好的印证。

让我们一道来欣赏原文吧——



 原文                                                     


母亲这大半生究竟流过多少泪,怕是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母亲原本就是普通人,既没有铁石心肠,也不会刻意掩饰,面对人间万象,品尝人生百味,喜也罢,怒也罢,哀也罢,乐也罢,总会毫不吝啬地抛洒滴滴泪水,以此独特的方式表达对生活的感受和见解。从儿子的视角看,母亲的泪水就像绵绵细雨,时时滋润着我感情的土地;又如滚滚春潮,深情拍打着我记忆的长堤。

母亲出身贫苦,农家生活的窘迫和重压,激发了她望子成龙的愿望。因此,她打我小时候起,就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好好读书,巴望着儿子有朝一日鲤鱼跳龙门。

好在我还算争气,十四岁那年参加中考,竟也金榜题名。记得成绩揭晓那天,我从学校一路小跑回到家,喘着粗气,扯开嗓门,把喜讯第一个告诉母亲。母亲正在围沟沿的石板上杵衣服,听到报喜时,她瘦小的身子分明颤抖了一下,手中的棒槌下意识地抓紧了,随之,黑黝黝的脸上开始荡漾天真的笑,一双浑浊的眼睛蓦然睁得老大,放出兴奋的光亮。也几乎在同时,母亲的嘴唇上下翕动了,两道泪泉汹涌而出。母亲站起身来,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言不语,一个劲地亲我,任泪水流到我的脸颊,打湿我的衣衫。我知道,母亲这时候流的是喜泪,而这泪水中凝结了她多少的话语、多深的疼爱和多大的期盼啊!

我师范毕业回乡教书后,由于特殊原因,一度精神萎靡、不思进取,一有空闲就赖到床上唉声叹气。母亲见状,先是苦口婆心地再三劝导我,希望找回那个意气风发、手不释卷的好后生。一番番唇舌,一次次碰壁,母亲在几近失望的同时,愤怒也扩张到了极点。有一天,她终于破口大骂起来,伴之以长时间的哭诉。母亲骂了一阵后,连鞋子也没有脱,就和衣躺到床上,脊背对着房门,脸对着土墙,独自哭个不停。母亲哭得很伤心,泪水把她的眼泡泡得像桃一样肿大。正是母亲愤怒的哭诉和汩汩的泪水,震撼了我的心灵,唤醒了我的良知。我当时就向母亲做出口头保证,当夜就开始在昏暗的油灯下啃起大部头,当年就考取了合肥教育学院数学系专科函授。


广告

最好的风景

作者:张烈鹏

当当


世纪之交,我右颈部意外发现不明肿物,由妻子护送进京到协和医院就医。手术前夜,面对着镜子里自己新剃的光头,面对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我有许多伤感,也有几分恐慌。我打电话给母亲说了很多话,有一点生离死别的味道。母亲当时就哽咽了,但为了安慰我,她故作轻松,用断断续续的句子,劝我不要害怕。母亲还问清了手术的起始时间,再三叮嘱我妻子要在我术后第一时间给家里报平安。

可不曾想到的是,我的手术竟比预想的时间延长了四个小时!迟迟等不到约定的电话,母亲误认为我送了命,就在家里嚎啕大哭起来。后来听妹妹说,母亲当时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捶胸顿足,痛不欲生,撕心裂肺般哭了几个小时,直哭得几次晕了过去。

可以肯定地说,这是母亲迄今最痛楚、最哀伤的泪水,虽说我未能亲眼目睹,但确是刻骨铭心,因为它们每一滴、每一点,都是殷殷的血、浓浓的情啊。

我一直酷爱文学创作,多年来总想找机会写写母亲。去年秋天,安徽省妇联、《新安晚报》、文王酒业联合举办“感恩母亲”大型征文活动,我闻讯后,连夜赶写一篇散文《母亲看电视》,结果荣获三等奖。我把赛事禀告母亲,她特高兴,要我坐下来,完完整整地把文章给她朗读一遍。母亲听着听着,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流了出来。她怕我发现,就一边嘟囔着:“怎么有虫子?”,一边抬起手来,佯作揉眼睛的样子。即使如此,还是有几颗泪珠挂在腮边,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我想,母亲这几颗快乐的泪珠,不仅是因为自己的付出,更多的还是因为儿子的成功,是一种由衷的自豪和骄傲……

母亲的泪水,见证喜怒哀乐,饱含酸辣苦甜。如果把它们汇集起来,足以形成我心中最长的河流,——这条河流淌的全是“母爱”,河流的名字叫做“母亲河”。


  

品读者:

赵克明,自号守拙斋主,网络昵称古蓼耕夫。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从事中学语文教育。发表教研论文与文学作品逾300万字,著有《赵克明教写作》《拾穗》等7部,获得全国文学征文奖3次,作品被编为高考文学类文本阅读题2次。享受安徽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

原著者:

张烈鹏,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先后在《散文选刊》《散文百家》《中国诗歌》《诗潮》《岁月》《小说月报》《微型小说选刊》《杂文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800多篇,出版散文集《最好的风景》《梦中的家园•遥望》、诗歌集《梦中的家园•遥寄》,参加著述皖西学院本科教材《皖西现当代作家研究》,诗歌集载入《新诗著作叙录》。另有诗歌集《诗意的成长》即将出版。作品荣获多种奖项,入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2卷》《中国诗歌•2014年民刊诗选》《中国诗歌•2015年民刊诗选》《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中国散文大系•女性卷》《中国散文大系•旅游卷》等多种选本。作者入选中国小说学会主编的《中国小说家大辞典》。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