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锦文 >>最新推荐 >> 徐贵祥:冬天里的春天 - 鸟儿在歌唱
详细内容

徐贵祥:冬天里的春天 - 鸟儿在歌唱

我同鸟类接触不多,只记得初中课本里有鲁迅的文章,鲁迅写他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用筛子等工具“罗雀”,很好玩。我不记得我是否玩过这样的游戏,当然,我就是玩过,也不会把它写成文章,我不能和鲁迅相提并论。

第一次同鸟近距离接触,是前几年去新西兰,在奥克兰机场,出港的时候突然看见大厅的地面上有不少鸽子走动,出入在旅客的腿脚下面,偶尔还发出咕咕的声音,悠然自得其乐。我们停住步子,觉得怪怪的,接机的李武官告诉我们,鸽子是人类亲密的朋友,它不怕人并不奇怪,在新西兰,还有很多鸟,随便出入民居,公共场合也可以经常看到。当时我们都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好像都有些想法,我想,什么时候,这些漂亮的小鸟能够到我家做客就好了,我和我的家人将非常开心。



不久,这个小小的愿望就得到小小的满足。

2017年6月,我回家乡六安市参加第三届迎驾生态文化笔会,市领导向与会的作家介绍六安情况,重点介绍了一个谋划已久的战略构想:走绿色发展道路,编制生态文明建设规划,具体地说就是打造“一谷一带”,这个“谷”,就是“茶谷”。

五百里茶谷,我们走了几天。每到一个地方,都是一阵惊喜。“桃花仙谷”的仙桃,让与会的女作家大呼小叫,“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霍山境内的竹海,让老作家蒋子龙诗兴大发,说,真绿啊,比绿还绿。我后来在座谈会上说,走遍了大江南北,也去过国外一些地方,总是在寻找,寻找名山大川,寻找名胜古迹,可是蓦然回首,最美的风景其实就在我们的脚下,就在我们的身边,就是我的家乡。

好戏还在后头。在霍山县环城公路上,县长项跃文指着河面的一座小岛对我们说,那是一个鸟岛,常年栖居着上千只珍稀鸟类。为了这个鸟岛,县里下大决心,关闭了很多企业,投资了一千多万元对鸟岛采取保护措施。

我同鸟类进行了第二次亲密接触,就是在这里。在鸟岛的观鸟窗,我看见了一种名叫蓝喉蜂虎的小鸟,个头比麻雀要小三分之一,精灵一般,一振冲天。据说这种鸟在世界范围内也极其稀少,而在霍山鸟岛上安家的,有三百多只。我对项县长说,谢谢你们留住了这尊贵的客人,蓝喉蜂虎在霍山落户,这是上帝给你们颁发的合格证书。



不久,我又同家乡的鸟第三次握手。

2018年12月底,我应邀回到六安市参加文代会,开幕式结束后,市委孙云飞书记带领我们几个在外工作的同志,参观新建的“白鹭湿地公园”,这个公园让我感到震惊——在城市的中心地带,开辟一万三千亩做湿地公园,确实是大手笔。这片土地如果用来开发房地产,不知道要产生多少经济效益。云飞书记一句话掷地有声:挣多少钱我们都不干,给后代留一片绿地,比什么都重要。

一路上,市委宣传部韩军部长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了“红色文化、绿色发展”的战略构想。我们一边听,一边观察水面,观察周围,发现那些白鹭、野鸭、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鸟,它们生活得那样自由、自豪、自信,看见我们走近,它们也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样子,只是偶尔展开翅膀,贴着水面飞行,有时候甚至在我们的身边贴地嬉戏,好像向我们表示友好。大约它们也在关心六安市的发展前景,因为六安的发展直接改变它们的生活质量和前途命运。

就在那个上午,我突然产生一个看法,衡量一个地区人的精神面貌、生活质量、文明程度,其实从鸟类的表情上就可以得到答案,看看它对我们的态度,听听它的声调,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形象了。

在第二天主题为“文化与文化建设”的讲座会上,我讲述了我推崇的那句名言――人类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我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什么是文化,文化就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精神化石,一个地方的文化,就是一个地方的集体记忆、集体性格、集体生活方式。皖西人民有没有文化,我们不一定说得明白,但是皖西的鸟比我们更清楚。什么是绿色发展?就是要让皖西的鸟不再飞走,让北京和上海、伦敦和纽约的鸟来到皖西。鸟喜欢居住的地方,一定是人喜欢居住、适合人居住的地方。

当然,还有河里的鱼。


敬请关注——“未名四杰”的故乡


 徐贵祥,安徽六安人,1959年12月出生,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文艺创演系主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明天战争》《特务连》《马上天下》《四面八方》等。获第7、9、11届全军文艺奖;第4、9、11届五个一工程奖;第6届茅盾文学奖。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