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评论 >>最新推荐 >> 曲赣江:浅议庄兄《陪着泰山泰水过大年》
详细内容

曲赣江:浅议庄兄《陪着泰山泰水过大年》

评文是个慎重的事。夸过了,失了文字初心;夸低了,对不住作者一腔心血。大多时候应应景,旁顾言他的丢两句话交差,不得罪人。
甫见庄兄有禄《陪着泰山泰水过大年》一文时,第一个感觉是替庄兄耽心了,以为出错了。我可以评错,因为知识不足;庄兄不能写错,因为是大家亦是领导,怕影响不好。


 

我很少与写文字的人交友,这些人心思重,反复无常。庄兄以厚朴文字,缄默鲜言,扎根在我的好友圈,和霍邱作家张正旭一样,素未谋面,很有点“马兰花马兰花,请你开口把话说”的意味。纯粹的文字交流远胜于介入日常生活。


羞涩的很,我成婚时岳母已因意外离世多年,没喊过一声,所以我一直不知称岳母为啥,以致晨起初读文题,以为庄兄过年去了泰山。这是我的浅陋,寻常读书粗枝大叶的缘故。
关于岳父母为泰山泰水之说,缘于唐明皇泰山封禅。
唐明皇着大臣张说处理泰山封禅诸事宜。彼时传说有规定,凡参于人员可官升一级。张说存了私心,把女婿张镒弄来了,从九品一跃擢升为五品。五品能见皇帝了,皇帝奇怪,这人是谁呢?众臣碍于情面不好说,吱唔道“泰山之力矣!”此后,人称岳父为泰山。古代的文人也有意思,游览了泰山丈人观之后,有山就有水,觉得不能光尊称岳父为泰山大人,还得给岳母大人弄一个尊称,就把泰水用来尊称岳母了。“泰水大人”也成为岳母尊称的典故,最早出处是宋朝大才子庄绰庄季裕的《鸡肋篇》里的那句:“泰山有丈人观 ,遂谓妻母为泰水。”
关于评文,我是个蹒跚学步年老的孩子。说年老,因为孩子们说年龄老了;说孩子,因为依然有着文字的率真和直言不讳。不懂或不屑世俗的阿谀逢迎。碎碎平安的新年,冒昧简议我敬重的庄兄有禄激情文字《陪泰山泰水过大年》。
我是个稀里糊涂的人,有着性情的取舍,拥有可以失去,失去又去努力创造。 庄兄不同,有着持之以恒的珍惜,对父母对长辈对亲情如春相融,似水流年的相知相惜。
及至一屋给老母拜年的年轻人离去,我才能静心第六次补读庄兄《陪泰山泰水过大年》,方确认是写岳父母。尤为感动的是庄兄写两位老人酒过三巡,脸上出现“彩霞”一词,颇为感动,有种跨越时空依然我在的激情。
我一直喜欢庄兄文字,有浓郁的生活代入感,行文与做人一样,上的厅堂,下的厨房,描摹细腻入骨,这是散文的骨骼,小说的精神。值得习文者学习。
《陪着泰山泰水过大年》是真实生活场景的再现,文如细密针脚织得厚实之衣。文中正月初一至初四,四兄弟姐妹的轮流宴请,让老人胃口大跌,实是形象细腻。而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薄酒微醺的酣畅,更令人我这类少与人走动的另类灿然一笑。
 


作者:曲赣江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73f6f6f22a07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