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锦文 >>最新推荐 >> 徐贵祥:精神的神
详细内容

徐贵祥:精神的神

自《历史的天空》之后,我越来越集中于中国革命战争题材创作,思考越多,课题越多。我特别感兴趣的是,在革命之初,尽管毛泽东等伟人已经预见到中国革命高潮“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但是那个时候,对于农民、工人和士兵来说,“革命”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这些并不知道革命的前途、对革命一知半解的底层革命者,在强敌和艰难困苦面前,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支撑他们的动力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而战?现成的答案是,为信仰而战——由生不如死到向死而生。那么,信仰是怎样进入这些人的心灵的?我们还能找到现成的答案,譬如通过减租减息和打土豪、分田地,让他们得到革命的实惠,譬如思想建军、支部建在连上,以及各种教育、动员、诉苦等活动,统一他们的思想,激发他们的革命热情,等等,都是培养理想信念的有效手段,但是,这些手段并不是全部手段,甚至不一定是最有效的手段。

就在这种顺藤摸瓜似的研究中,我发现了一个奥秘,或者说发现了红军的一个秘密武器。1929年12月,红军第四军召开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决议第四部分专题阐述红军宣传工作,明确了宣传队的规模结构,“军及纵队直属队均各成一单位,每单位组织一个中队,队长队副各一人,宣传员十六人,挑夫一人,公差二人”。1929年8月,周恩来代表中央起草的给红四军的“八月来信”,称赞红四军关于“宣传兵”的组织,让人联想到宣传兵是一个兵种,直接把宣传工作作为战斗力构成的一部分。我多次研读古田会议决议,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想象红军的一次次征战,似乎能够看见,在土地革命的腥风血雨中,在饥寒交迫的长征路上,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场上,始终活跃着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是照亮黑暗的灯,是融化冰雪的火,是凝聚精神的神,他们,就是自古田会议之后一直伴随中国革命的特殊兵种——文艺宣传队。

如果说,红军宣传队是凝聚红军精神的神,那么,这样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如何超越了普通人的普通,从而成为引导精神的神,是我创作《红霞飞》的目标所在。我写小说,一向习惯于“大处着眼,小处下手”,古田会议决议专门为宣传队规定了“挑夫”编制,让我眼前一亮,很快找到了下手之处。经过一年多的酝酿,脑子里渐渐有了何连田、杨捷慧、马德、郑振中这样一群小人物形象,他们诞生于底层,成长于普通,在那些特殊的场景里,他们一半是动物,一半是植物,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土。他们在战争中死去活来,他们在极限的饥寒交迫中一口气仍然活了几十年,他们在猜忌和斗争中实现了人性的深度理解,他们在九死一生中让灵魂净化得像蓝天白云。一句话说到底,我想知道,他们是怎样由人进化为神的,因为今天,我们尤其需要他们。

当然,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讲完。


作者简介

徐贵祥 | 安徽六安人,1959年12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曾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明天战争》《特务连》《马上天下》《四面八方》《对阵》等。获第7、9、11届全军文艺奖;第4、9、11届五个一工程奖;第6届茅盾文学奖。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