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苑风采 >>最新推荐 >> 李琦:哲学硕士老夏
详细内容

李琦:哲学硕士老夏

老夏长着一双三层眼皮的大眼睛,他的眼睛睁得很圆,以至于能看到整个黑眼珠子,黑眼珠子像个窗户,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到他滚烫的内心。老夏是做行政工作的,所以他配了副黑框眼镜,给“窗户”安了个窗帘。

其实他并不近视。

第一次见到老夏是在社会主义学院党外人士学习班上,他亲切地和我们每个人握手,遇到年纪大点的他还会把另一只大手也伸出去紧紧包住对方的手,边握手边说:“我是代表党跟大家交朋友的!”

看架势我知道这个人是个领导,因为这样的场面经常在新闻联播里看到。大家都喊他“夏部长”,于是我也这样喊。

老夏在开班动员会上说“我们党是故意把一部分优秀人士留在了党外……”他这样一说不仅让我感觉和党靠的很近也和老夏靠的很近了。

从社会主义学院回来后我们又以吃饭、谈心的方式交了两次朋友,老夏也雅好文艺,一来二去我们就真的成了朋友。

老夏军校毕业后一直在部队干到副团级干部时转业回到地方,他是我们小圈子里级别最高的干部,用他的话说他是“处理”的干部。我对干部的级别没有概念,只知道官大官小,是老夏让我知道了级别和职务的区别,有的干部级别很高但官很小,老夏就是这样的领导干部,他现在是正处级的村书记。我不知道这样的安排会不会很尴尬,毕竟老夏是指挥过一两千人队伍的首长,但他好像很坦然。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老夏的简历: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一学历本科,哲学硕士,《中国青年报》特约记者。曾经从事新闻工作,业余时间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和小小说近300篇,60余万字,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青年报》征文一等奖和《星星》诗刊二等奖……

简历里没说他当过领导,看来什么职务对他来说并不特别的重要。但据说做行政的人大都很在乎职务的高低,尤其是副职和正职区别很大,一旦做了正职马上说话、做事甚至走起路来都不一样了。因为当一把手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把自己放在舞台的正中,生活好像也进了套子里。老夏现在是扶贫村的一把手,他的状态感觉跟其他的一把手完全不一样。

老夏每天穿梭在田间地头,填着各种表格、接受着没完没了的检查,好像他真的进入了村书记的角色。

禅宗里有个小故事:有源禅师请教慧海禅师如何修道。

慧海禅师回答:“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  

有源有些不解地问道:“如果这样就是修道,那岂不是所有人都和禅师一个样子了吗?

禅师说:“有的人吃饭时不好好吃饭,有种种思量;睡觉时不好好睡觉,有千般妄想。我和他们当然不一样,我吃饭就是吃饭,什么也不想;我睡觉的时候睡得安稳。这就是我与众不同的地方。”  

这个故事真像是说给当村书记的老夏!

禅宗应该算作是哲学,而老夏是“哲学硕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去读哲学硕士呢?

像我这样没文化的人以前总是认为哲学就是吃饱了撑的,实在是无聊透顶了,然后找一点烦心的事。跟那帮搞文艺的人一样,都是闲的蛋疼!可是,老夏并不闲。他要忙着上班、要去给贫困户送鸡苗、要写作、要陪老婆看电影,还要陪我们这些同样无聊的人喝酒;还有他厚厚的读书计划要完成……

也许哲学家并不适合这样忙碌的生活,或者说忙忙碌碌会毁掉一个哲学家。我固执的认为哲学家就应该无所事事,整天端着酒杯发呆。所以除了喝酒,我对老夏作为一个哲学硕士非常费解。

有老夏的饭局不光是欢乐的,而且充满了豪情。也许用“淋漓尽致”可以表达那种感受吧!所以,每次我到了饭店总是要问一句:今晚有老夏吗?

喜欢跟一个人吃饭是一种仅次于喜欢跟一个人睡觉的感情了!

一次几个朋友喝闲酒,菜点多了,大家都说有点浪费,想去退掉两个菜,可是老夏坚定的说到:没事,可以吃掉!他的态度给了我们无比的信心,后来我们真的吃光了所有的菜。但是那天是我买的单。


老夏酒量大,酒桌上经常有豪言壮举,喝到兴起处桌子一拍大喝一声:谁敢跟我喝!众人哑然。

我不服气,也一拍桌子叫到:我来跟你喝!

短暂的休止,老夏指着众人说道:谁来跟李琦俺俩喝!大家一起哄堂大笑……他也跟着笑,边笑边把餐巾纸揉成个小球擦着锃光瓦亮的脑门儿。

老夏的爽快感染着我们每个人,跟他在一起玩耍不光淋漓尽致而且豪情万丈!

但有时候老夏的电话也很难打通,一般情况下都是没人接。他也很少给人回电话,见面时他总是解释说在开车,感觉开车是他的职业一样。其实我知道老夏是在忙着扶贫,也有可能是在完成他的阅读计划。当然,如果不是在扶贫和看书的话也有可能是在陪他老婆看电影。看电影也许是他这个年龄的人谈恋爱时养成的习惯吧,老夏一直保留着!

其实老夏还保留着很多好的习惯,比如说站如松、坐如钟的行为习惯,比如说朴素的作风……

朴素是一种通达的状态!老夏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朴素。

有次县里搞活动,休息时我们到院子里抽烟聊天,旁边一位朋友看到老夏秋衣的领子破了,很多线头露在外面,我们就用打火机帮他烧,烧完后往里一掖又进去坐在主席台上做报告了。再一次见到老夏时,他说让老婆把秋衣的领口缝好了,但是缝的实在不好看,他就把前后反过来穿,除了有点勒脖子其他都很好的。他还说:里面的衣服还是旧的穿着舒服!

我对他的这个做法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我也喜欢穿旧内衣,只是我还总是想掩盖内衣的破烂!

哲学本来是要解决人类的苦恼,可是我们见到的哲学家却大都苦恼不堪。老夏虽然是个哲学硕士,但他并没有那么多苦恼,也许是因为他会从容的生活!有人认为哲学就是境界学。境界是人的总体文化素质,是对待世界人生的总态度。从这种意义上说,哲学就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也可以说是对人生的反思。概言之,提高人的思想境界,是哲学的主要功用。“通达”是一种至上的境界!

冯友兰有一本书,叫做《中国哲学史》。他在《序》里写了一段话:哲学没有用。但无用之为大用。正是因为它无用,所以它大有用处。看来老夏是参透这个道理的了!

老夏的电话很难打通,但是他的电话只要能打通,老夏的第一句话就是:晚上在哪?我现在过去!

老夏是个实在人!

他还是个有着山东大学哲学硕士学位的正处级村书记!




     李琦,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工笔画协会理事。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