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英访谈 >>最新推荐 >> 徐贵祥 :用文字擦亮“历史的天空”
详细内容

徐贵祥 :用文字擦亮“历史的天空”

他从军营中走来,在炮火声中开始文学创作。

他把家乡写入作品,站在新历史观、新文学观、新价值观上看待战争历史,写自己熟悉的英雄。

他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协副主席徐贵祥。

徐贵祥近照


01

文学:炮声中进行创作


四月的北京,春意正浓。我们静静走进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文化领域人才培养的高级专业学院,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简称“军艺”。

当我们悄悄推开文学系教室的门,正赶上徐贵祥先生在给来自各地的部队文学青年讲座。学员津津有味地听他讲述以细节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

教室的墙上,悬挂着李存葆、莫言、徐贵祥、朱向前、黄献国、柳建伟、麦家、江奇涛、王海鸰、陈怀国、石钟山、王久辛、殷实、衣向东等人的照片。这些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都是从这里起步,以强劲的实力奔赴中国乃至世界文坛。

这是让人肃然起敬的文学群体。当时的文学系主任是徐怀中。人们把这个军事文学火热辉煌的年代称为“徐怀中时代”。

《历史的天空》封面


接任军艺文学系系主任时,徐贵祥的任务就是重塑“徐怀中时代”。为此他一直以各种办法提升部队的文学创作水准。从喜爱文学、创作文学、编辑文学到培养部队文学人才,徐贵祥与文学有着深深的情结。

1978年,徐贵祥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军营。从小喜爱文学的他最喜爱阅读的是战争文学,包括苏联卫国战争作品、雨果的作品等等。青春与梦想,在文学里流淌。

徐贵祥参加过两次对越自卫反击战。 “火炮怒吼,映红了夜幕,就在这震耳欲聋的炮声中,我们亲爱的新战士,来自淮北的小徐兄弟,进入香甜的梦乡……”1979年第5期的《解放军文艺》发表了空军作家刘田增的特写《铁鞋踏破千重山》,文中这位“小徐兄弟”,就是徐贵祥。当然,他的籍贯不是淮北,而是皖西。

这让徐贵祥深受鼓舞,自己可以被别人写,自己为什么不动手写呢?他开始业余创作,写诗、写散文、写报告文学。 这段岁月里,投稿大多数被退回,但他没有放弃,而是在一步步迈进中夯实文学的根基。

1983 年第 7 期《飞天》杂志“新芽”栏目公开发表了徐贵祥的第一篇短篇小说


1984年春天,徐贵祥已经是政工干部。听说部队要组建侦察大队到云南麻栗坡参加边境轮战,他马上打报告,要求第二次上前线。报国是一方面,内心深处是想重回战场体验血与火的场面。

上天总是垂青有梦想和努力的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考上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军艺”学习的日子里,他一面广泛阅读,一面创作。毕业那一年,徐贵祥一口气发表了五六部中篇小说,也因此被时任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的韩瑞亭选调去做了编辑。阅读大量文稿,采访众多将军,编辑经历为徐贵祥的军事文学创作打下了牢固根基。

1985年第10期的《小说林》杂志刊发徐贵祥的中篇小说《征服》


《历史的天空》就在这些坚实的准备中,水到渠成,呼之而来。2005年7月,徐贵祥领回了茅盾文学奖。此后,《八月桂花遍地开》《四面八方》等鸿篇巨制都以别样的艺术构建影响文坛。

徐贵祥《历史的天空》荣获茅盾文学奖


正处在创作最佳时期的徐贵祥重新审视战争、历史与现实。他的创作是与心中人物对话久了,到了不写不行的时候才动笔。问他最近有什么作品,他说近期创作灵感勃发,很快会有一两部长篇,追问究竟,他笑而不答,只说“好戏还在后头”。


02

英雄:每一次呼吸都属于自己


对于战争、英雄的理解,徐贵祥越来越深刻,最后在作品中呈现。

从小看战争电影长大的徐贵祥渴望军营。1979年,他走进军营的时候是满怀激情的热血青年,满脑子英雄梦想。自卫反击战打响了,还是新兵的他上了前线。军歌嘹亮,激情燃烧。

1988 年秋天,徐贵祥在山东长岛


人生第一次经历的真实战斗,不是电影中那样充满革命的浪漫色彩。为了一支手枪,徐贵祥差点被炸。二班副班长王聚华九死一生依然挺立的壮举,在他脑中烙下难忘的印记。正在修车的老司机胡江富当场被削掉半个屁股,那种惨烈伤痛至今真切,闭上眼睛就会浮现。

平常一起吃饭,一起说笑的人,关键时刻会作出令人肃然起敬的举动,成为英雄。徐贵祥有英雄情结,对英雄的理解也是哲学化地深入。他认为英雄就是有强烈的责任感,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对家庭都要承担起责任的人。这样的人生活中也有不足。英雄是在一定的历史时空下逐渐成长起来的。

2014 年春节,徐贵祥在河南安阳老部队驻地


因此,徐贵祥的小说里,英雄不是程式化高大全的形象。《高地》里的兰光泽、《历史的天空》里的梁大牙、《四面八方》里的肖卓然,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每一次呼吸,都属于他自己,都是可感可触的。

徐贵祥在奇妙的文字世界里,塑造着真实可信的英雄。《历史的天空》中,想投国军的梁大牙意外被新四军收留,他作战勇敢,但臭毛病一堆,在战火的洗礼中逐渐成长。人性、爱情、成长这些文学元素有机交融在宏大的主旋律之中。

《历史的天空》舞台剧照


“小说最好的形式是看不出形式,要把一切复杂的劳动留给自己,把简洁通晓的作品献给读者。”这是徐贵祥的创作观,他是讲故事的高手,最善于演绎历史的迷误与个人命运间悲剧性冲突,在巨大的反差中,惊心动魄地呈现精彩。

用文字,用文学,表达对英雄的敬重,呼唤英雄。这是徐贵祥的写作信念。


03

家乡:“用后半生返回乡村”


我们随徐贵祥去见他的作家朋友衣向东。他在电话里说:“尝尝临水,我老家的。”临水酒是他老家霍邱县临水镇的特产。

徐贵祥是一个乡情浓郁的人。家乡在文学上有蒋光慈和“未名四杰”,徐贵祥从小崇仰他们。蒋光慈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先驱,习仲勋等人就是因为受了蒋光慈作品影响,走上革命道路。出生在霍邱叶集镇的李霁野、韦素园、台静农、李霁野、韦从芜曾与鲁迅先生一起创办“未名社”。

徐贵祥的创作基地一是太行山,一是大别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大别山打到大巴山,从祁连山转战太行山,立下了丰功伟绩。历史上,皖西这块红色热土上演着各种悲壮故事,走出了许多英雄。《历史的天空》和《八月桂花遍地开》《四面八方》都以徐贵祥熟悉的皖西地理文化为背景,凝聚了他对家乡的一片深情。

徐贵祥向记者讲述创作经历


徐贵祥生长在霍邱的一个集镇上。父亲徐彦选和大舅胡效坤,小时候读私塾,教他们的先生是杜仲韦。杜仲韦的哥哥杜立元,曾领导“洪集起义”,一度担任地下党县委书记,同反动军阀和地方恶势力进行过艰苦的斗争。但在后来的“肃反”中,杜立元和一起革命的胞妹被错杀。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兄妹二人才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历史的迷误在这块热土上有很多,徐贵祥每听一次故事,它们就在记忆深处发酵,放大,还原,孕育出一部新作品,或是作品中重要内容。

徐贵祥喜欢在皖西大地的山山水水间行走,那里一草一木都藏着许多故事。他不断寻找,寻找那些散落在民间的中国革命故事。把熟悉的故乡场景一一写入自己小说,徐贵祥得心应手地采撷鲜活的素材,带着浓浓情感创作。这应该是他小说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徐贵祥正在为全军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授课


徐贵祥热爱家乡,最爱记忆中的故乡:“小街的青石板路,霏霏细雨中的油纸红伞,夏日傍晚喷香的菱角米,老槐树下苍凉凄婉的说唱,小桥流水长又长,油菜花开麦儿黄…… ”

今天的皖西大地,还有一批很活跃的作家。徐贵祥有时间就回来,与他们相聚聊天。徐贵祥喜欢读书、写作、思考,除此之外,还喜欢喝酒和下棋。与家乡文友一起喝几杯,下几局,他觉得很惬意。那种“桌上一瓶老酒,桌边几个老友,桌下一条老狗”的悠闲生活一直在情感深处,成追忆,成留恋。

一次,徐贵祥与家乡朋友们相聚,在返京途中,他在家乡的作家群里说:我用我的前半生摆脱乡村,我用我的后半生返回乡村。当然,这种返回更是一种精神的回归、心灵的停泊。


徐贵祥,安徽霍邱人,1959年12月出生,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曾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

系主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文艺创演系主任。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高地》《八月桂花遍地开》《明天战争》《特务连》《马上天下》《四面八方》等。获第七、九、十一届全军文艺奖,第四、九、十一届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