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履随笔 >>最新推荐 >> 张烈鹏:妹婿是个兵
详细内容

张烈鹏:妹婿是个兵

微信图片_20191101202401.jpg


妹婿张军是我六姑母的女婿。六姑母在她六兄妹中年龄最小,比我父亲小了二十多岁,比我还小几个月。作为六姑母的女婿,张军虽说和我平辈,实际上却和我儿子年龄相仿。

张军走的是参军报国之路。高中毕业后,他换上绿军装,戴上大红花,在震天响的锣鼓声和一次次深情回望中,挥别生他养他的沿淮故土,走进了远在黑河的边防军营。黑河地处中国东北边陲,隔黑龙江与俄罗斯相对,是中国十个最冷的地方之一,每年冬天气温都是零下四十多度,宛如一个铺天盖地的大冰窖。在这里站岗巡逻,艰苦程度不言而喻。

张军告诉我:“冬天不管有多冷,都是要沿着黑龙江正常巡逻的。冬天巡逻分为徒步巡逻、乘车巡逻和摩托雪橇巡逻几种。无论哪一种巡逻,受冷挨冻都是肯定的。也有危险,最大的危险是要防止掉进清沟,——清沟嘛,就是江水冻不实的地方,一不小心掉进去,什么结果都可能出现。等到夏天,情况就好多了,夏天可以在黑龙江里开船巡逻。”

我问张军:“这样苦不苦?”

张军笑了笑,回答道:“不苦,值得。我们边防兵,下江代表祖国,上岸代表军队,巡逻放哨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

一席话,像一双无形的手,把我的心弦拨动得铮铮作响。


对于军人来说,常年在外,偌大的军营就是他们的家。因此从军多年,张军回乡探亲的次数十分有限。他和我表妹薇薇恋爱、结婚后,分居两地,聚少离多。薇薇十月怀胎,他不在身边;孩子呱呱坠地,他依然远隔万里。他也是血肉之躯,也有七情六欲,但他更是一名保家卫国的解放军战士,一个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更多的情形之下,他只能将儿女情长放在梦里,只能隔三岔五发微信、打电话,通过文字、语音、照片和视频传达着自己的心声。

张军的经历,使我被一名普通军人的情与爱深深打动了。我以张军他们为原型,采取男女声对唱形式,创作了一首歌词《北国南疆》:


男:我在北国,你在南疆,

关山千里千里遥望。

让雪花诉说我的柔肠,

雪花走不到你的身旁。

让月亮捎去我的行囊,

月亮落到了遥远的西方。

我把思念揣在心坎上,

家国情怀坚强如钢。


女:你在北国,我在南疆,

春秋几度几度遥望。

让海浪载去我的心帆,

冰雪阻断了远方的通航。

让暖风送去我的歌唱,

雄关挡住了深情的乐章。

我把思念揣在心坎上,

家国情怀坚强如钢。


合:北国南疆啊山高水长,

我(你)金戈铁马守卫在边防。

南疆北国啊情深意长,

你(我)独上西楼等候在故乡。

北国南疆啊地久天长,

我们奉献青春共筑铁壁铜墙。


这首歌词得到了广泛好评。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蒋庆乐当即谱曲,使之插上了音乐的翅膀。张军从我朋友圈看到这首歌曲以后,发信息感叹:“大哥,我和薇薇就是在北国南疆”。当我将写作背景如实相告时,他很激动地说:“我是一个兵,舍小家保大家,才是军人风范。大哥,你这样懂我、鞭策我,我会更加努力,绝不给你们丢脸!”

张军说到做到。这些年,当我得知他一次次立功、一次次受奖的喜讯时,当我看到他受聘担任一所小学校外辅导员的报道时,当我端详他身姿挺拔、神情坚毅的微信头像时,当我回想他裹着军大衣、雪夜巡防的戎马故事时,我禁不住冲着遥远的东北,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妹婿,你这个兵,真是好样的!”


微信图片_20191101202452.jpg




       张烈鹏,安徽省霍邱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散文选刊》《散文百家》《中国诗歌》《诗潮》《小说月报》《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词刊》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文学评论、歌词等作品共800多篇,出版散文集《梦中的家园•遥望》《最好的风景》、诗歌集《梦中的家园•遥寄》,参加著述皖西学院本科教材《皖西现当代作家研究》。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