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履随笔 >>最新推荐 >> 何振群:一支玫瑰
详细内容

何振群:一支玫瑰

微信图片_20191101225531.jpg


大勇上班的路旁新开了一家鲜花店,名字叫“丘比特花艺”。门口放满了庆贺的花篮,大勇忍不住放慢脚步,多看了几眼。撇撇嘴角,心想,你可赚不到我一分半毛钱。

想当年大勇和老婆小菊谈了三年恋爱,只给小菊买过一把满是菊花图案的雨伞。小吃摊上吃过几次饭,小菊矜持,吃得少,大勇倒是很实在,直接把小菊吃剩的饭菜统统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嘴上说不能浪费了,实际是自己胃口大开。他转念又想,以前人穷,物质匮乏;现在人富裕了,大家喜欢用鲜花联络感情属于文明进步,只怪自己思想太落伍。

情人节到了,满大街都是兜售玫瑰的移动花车,办公室里的年轻人怂恿大勇给老婆买一束玫瑰,大勇坚决果断地摇摇头,说:“中国人,过什么洋节?我不买。”大勇总以为买花花朵朵是年轻人的事,自己这样老夫老妻的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就足够了。


很快,“三八”妇女节到了,读初中的儿子想送个礼物给喜欢的老师,不知道该买什么才好。“买两盒巧克力吧?”大勇说,“老师不吃,可以带回家给孩子吃。”儿子把目光投向了妈妈,“买一束花吧?清新还有寓意。”小菊眼角的余光迅速地扫了下大勇,“没有女人不喜欢花的!”起身给儿子拿钱去了。“好耶,听老妈的!”儿子高兴地接过钱,“噔、噔、噔”下楼上学去了。大勇杵了片刻,瓮声瓮气地说了声:“我上班了,顺便送送儿子”。

儿子的学校离家仅仅两栋楼的距离,孩子早已不用接送。单位离家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大勇习惯步行上班,既锻炼身体,又低碳环保。一路上,大勇感觉妻子今天的眼神如芒在背,这让他浑身不自在。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小菊的心思大勇还是懂的,可是懒得去迎合。有一年小菊过生日,要大勇送个礼物给她,大勇出差在外,打电话让小区附近的大排档烧了一盆“红油肥肠”送给她娘儿俩吃。明明是好心,却因此没少挨老婆磕碜。后来,每逢特殊的日子,大勇都先问问小菊:“你想怎么庆祝一下?”小菊反而没有了要求,说就这样平常过最好。大勇暗自窃喜,觉得自己的小聪明对付小菊还是绰绰有余的。去年小菊过生日,大勇心血来潮,发了一个“520”红包,把小菊高兴得眼睛放光。说来也奇怪,你给她一个月的工资,也没有发个红包让她开心,这女人天天在琢磨什么呢?

大勇寻思,这个三八节,自己也“在劫难逃”,不然,小菊的嘴巴又会嘟囔“你怎么这么喜欢喝啊?”大勇不抽烟,不打牌,就一个嗜好——喝酒,中午一小杯,晚上两小杯。“八项禁忌”实施后,大勇改成中午不沾酒,晚上喝三杯。大勇爱喝在老街里巷里打的散酒,洪老爷子亲自架柴火烧炼的粮食酒,六十块钱一斤,比一两百元一瓶的勾兑酒还要好喝许多倍。

想到酒,大勇顿时有了精神。小菊不就是喜欢花吗?年年,碎碎念。今年,我买!

下班后,大勇没有像以往那样和同事们说说笑笑地一道离开,而是故意磨蹭到最后。“丘比特”花店近了,更近了,大勇看见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有学生,有家长,有年轻的,也有年纪大点的,大家的神情都是那样的自然、快乐。而大勇却跟做贼一样,紧赶几步,溜进了花屋。

一股香味沁人心脾,花屋不大,装饰得温馨别致。屋里层次井然地摆满各种花朵,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店主人正在包花,见大勇门神一样挡在了面前,忙含笑道:“欢迎光临,先生,您想要什么花?”大勇望了一眼这个明眸皓齿的姑娘一时语塞。

“您是带走还是快递?

“这枝怎么卖?”大勇顺手指着姑娘手里拿着的一支红玫瑰低声问道。

“68元,这是卡罗拉玫瑰花,是红玫瑰中的顶级品种……”不等姑娘说完,大勇就从口袋掏出70元钱,放在柜台上。

“不用找零了!”他几乎是从她手里抢过花枝,扭身就走。

“您等一下,我送你包装!

“不用了。

出了门,大勇才发现自己紧张得浑身汗津津的。

春寒料峭,正午的阳光带着一丝暖意,风儿有点大,“啪”地吹倒了立在路边的一个广告牌。大勇握着花枝,顶风前行,他怕风吹散了花朵,用另一只手护着花。刚走几步,他懊恼起来:早上应该骑电瓶车或开车来,这样不至于被熟人看见尴尬,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寸步难行。他停下来,解开羽绒服,手罩着花朵放在胸口一侧,另只手紧紧地攥住这侧的衣角,斜着身子,低着头,大步流星地往家赶。

到了家门口,大勇如释重负,掀开衣服,花儿好好的。他一边开门,一边设想着小菊见到花的情景。


屋里静悄悄的,餐桌上,两个盘子下扣着做好的两碟热菜,儿子中午在学校里吃午饭,小菊不在家!打电话,“嘟——嘟——嘟”,手机在厨房里发出振动的响声。餐桌上,小菊养的富贵竹青翠欲滴,银白的根须紧密地缠绕在一起,大勇双手把这支艳红的玫瑰轻轻地插进花瓶里。想起这些年来小菊跟着自己吃的苦,受的累,大勇的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潮热。明明小菊喜欢清新小文艺,自己偏偏呆板愚钝,还喜欢跟她唱对台戏。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略过心头,他猛然转身,迅速地拉开门。

“哎——呦,吓死我了”小菊抱着一个塑料桶,一个趔趄栽倒在他的面前。如果不是他眼疾手快,拉了一把,非跌掉几个门牙不可。“你去哪啦?”望着满头大汗的小菊,大勇真想劈头盖脸责怪一通。“我打酒去了”小菊瘫坐在地板上,“我下楼去倒垃圾,遇到楼下老李叔去买酒。他讲烧酒的老爷子突然患了重病,他儿子在处理剩下的最后一缸酒。好多人去买,再不买,以后就没有了。

一股暖流瞬间浸润心田,大勇顺手扶起地上十斤重的大酒桶,默默地把妻子从地上抱起,放在餐椅上,抽出玫瑰花慢慢地呈到她的面前:“老婆,节日快乐!

微信图片_20191101225543.jpg


何振群,安徽霍邱人,高级讲师,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传达心声。

来源:分水岭微信公众号 编辑:张玉强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