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园地 >>最新推荐 >> 薛业忠:冤家对头
详细内容

薛业忠:冤家对头

老渡口附近,有一个村庄叫欧家楼。这个村里有两个“有才”,一个叫张有才,一个叫郝有才。郝有才是真有才,教书先生;张有才就是名字里有“才”,小学没有毕业。

       但是,张有才特聪明,尤其是音乐方面的天赋非常了得。凡是张有才听过的歌曲,他都能用手中的二胡演奏出来,而且很有专业水准;凡是他听过的事儿,他都可以现编词儿,用家中那两片竹板演唱出来。其实,张有才从来没有学过音乐,也没有名人指点,甚至连曲谱都知道是什么。村里人谈起他的音乐天赋,都感到是一个谜。

       郝有才,虽然是教书先生,但在村里人缘特差。这源于一件事。郝有才的亲侄子富贵,当年考学时,特别想考个师范学校跳出农门,但是第一年下考场,录取分数线把富贵甩了不多不少,整3分。于是,看在只差3分的份上,富贵决定复习一年再考师范。但郝有才不让他侄子富贵复习,而且煞有介事地拿着一份文件,给富贵一家人看,说复习了就要影响自己的教师工作,甚至会被开除教师职务。那时候不准复习是真的,但如果有关系,复习还是没有问题的。郝有才于是与他哥哥一家闹僵了,他的亲侄子富贵也没有选择复习,只好上了一所普通高中,最后没有考上大学,回家务农,娶了个妻子叫桂花。

       于是,在村里,都认为郝有才是一个冷血的人,连自己的亲侄子的求学之路都敢挡。

       张有才瞧不起郝有才,这是张有才公开说的。什么教书先生?臭狗屁一个!两眼往上,没有人味。甭看俺睁眼瞎子一个,但俺知道好好歹歹。

       按说人家自家的事情,你张有才没有必要这么讨厌郝有才吧?有人质疑张有才,不应该这样看待郝有才,毕竟人家也是人民教师呀!村庄里能够担任人民教师的人毕竟少之又少呀!谁人不尊敬人民教师呢?

       张有才嘴一撇,立即数落起郝有才来。你没有看见他的嘴脸吗?就说他喜欢装相吧,其实他老婆、孩子都在咱村,平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但他呢?穿了一双皮鞋,也要在咱面前人五人六,头昂得跟个公鸡似的,我真担心他的脖子昂得转不过来了。更让人可气的是,过个年吧,就显他了,非要弄个什么狗屁烟花放,弄得全村就他一个家有烟花放。这不是装相是什么?更让人可气的是,郝有才动不动就弄点小东小西去桂花家献殷勤。桂花不是死了男人成了寡妇了吗?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是谁不知道的?更何况,桂花是他郝有才的侄媳妇,这不是伤风败俗吗?

       张有才这一番不用打草稿的陈述,立即让人们想到了许多。桂花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原来朴实若一朵狗尾巴花,但如今呢,却艳丽得如一朵牡丹。而且她见了郝有才,也和以前不一样。郝有才的老婆是一个文盲,老实巴交,对郝有才惟命是从,也许这也是郝有才有恃无恐的原因吧!

       没有想到,很快郝有才把桂花搬到街上去住了。据说是让桂花给他所在的学校当个炊事员,就是专门给学生烧饭。人们听说这件事,都认为这没有什么呀!郝有才能给侄媳妇安排一份好工作,就是积德的事呀!但张有才不同意。你们知道什么呀?郝有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吃桂花的豆腐才是真的。我昨天在街上买东西,还看见郝有才拉着桂花的手有说有笑的呢。不信是吧?你们看见郝有才在桂花搬走后回来过村里吗?你们再看看郝有才的老婆、孩子吧,早晚要被郝有才甩了。

       人们还是不信张有才的话。其实,郝有才已经49岁了,桂花才25岁呀。桂花比他儿子还小两岁呢!这样的事有可能吗?张有才生气了,气得脸红脖子粗。怎么没有可能?这样披着教师皮的禽兽真的是咱们村的耻辱呀!今后,你们遇到这个色狼不要给他脸色!

       张有才会拉二胡,会唱戏,尤其是随口编顺口溜更是拿手好戏。这天吃过饭,张有才坐在自家的庭院中,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工夫,他的一曲顺口溜就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这一会,他不是拉二胡,而是拿出来一副竹制的快板。就看他双手边打着熟练的快板,嘴里便和着节奏唱出来:

       打竹板,叫声乖,我村有个郝有才。这个有才是歪才,满腹都是那腐臭的菜。其实他今年四十九,但扒灰专偷侄媳妇儿。侄媳妇儿,二十五,祸水女人净出丑。世人莫学这二人,伤风败俗丢死了人。我劝大家睁开眼,一对瘟神莫走近。打竹板,叫声乖,我村有个郝有才,这个才是歪才,远离恶人郝有才!

       一时间,远近的很多村庄都传播着郝有才与侄媳妇扒灰的丑事。郝有才自然也听到了,他是气不打一处来,回到村里要和张有才论长短。

       见到张有才,郝有才仍然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你张有才呀,我怎么就得罪你了?我照顾我家侄媳妇难道有错吗?我侄儿富贵出车祸去了,我不来照顾侄媳妇,你来照顾呀?何况就算是我与桂花有男女情,也合情合理。你懂什么呀?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恩格斯说,爱情就是互爱,与年龄无关,与辈分无关。我爱桂花,桂花也爱我。何况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呢!桂花的丈夫富贵,我的侄儿死去了,他们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就自然解除了,所以我与桂花即使有什么关系也是可行的。告诉你,张有才,我这次回来就是离婚的,我与桂花的爱情比山上的石头还坚贞。

       郝有才是教书先生,也自然有好口才。这一通也不用打草稿的话语说了出来,让张有才半天摸不着头脑,竟然没有反驳一句,就眼睁睁地看着郝有才回家和老婆闹离婚去了。

       郝有才的妻子老实巴交,生了一个儿子也是没有出息。在郝有才一顿强硬的逼迫下,终于在一纸离婚书上签了字。

       郝有才真的与他的侄媳妇桂花结婚了。

       张有才那个气呀,将手中的竹板往地上一扔,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桂花呀!我老张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要踏进爹的家门!



作者简介



      薛业忠  安徽省示范高中霍邱县第二中学高中语文教师,中学高级职称,《作文成功之路》杂志金牌撰稿人,霍邱第二届“十佳青年”,享受政府津贴。从1990年发表文章至今,在《演讲与口才》《思维与智慧》《文字客》《新商报》《皖西日报》《文学报》《大别山晨刊》等报刊发表文章千余篇,所教的学生已有400多篇习作在各级报刊发表。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