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园地 >>最新推荐 >> 张正旭:听雨
详细内容

张正旭:听雨

张正旭:听雨


 

  夜深雨急。一个人,适合在深夜里听雨。听雨,就是与自己一次内心的长谈。

  天地为坐,雨点为客,一个人,一丛茂盛的黑夜里,自己绽放一朵夜来香,花香袭人。雨点简约而至,含眸凝笑,风情万种。彼时,可以敞开心扉,无拘无束。由此,我想到了蒋捷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最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一幅显示他的当前处境的自我画像:“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画中没有景物的烘染,只有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在僧庐下倾听着夜雨。这样一个极其单调的画面,正表现出画中人处境的极端孤寂和心境的极端萧索。他在尝遍悲欢离合的滋味,又经历人生巨大变故后,不但埋葬了少年的欢乐,也埋葬了壮年的愁恨,一切皆空,万念俱灰,此时此地再听到点点滴滴的雨声,虽然感到雨声的无情,而自己却已木然无动于衷。“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样两句无可奈何的话,总结了他“听雨”的一生。

  而此时,天空像一架破旧的老纺车,“淅淅沥沥……”连绵不绝地抽出洁白的雨线,雨声像活跃的春蚕咀嚼着桑叶,嘈嘈切切的声响将这冬夜的静谧敲碎。四方形的屋子,住着一个“人”,就像汉字的“囚”。外面有雨声,又组合一个字“泅”。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因“囚”而“泅”,囚是肉身的安放,泅是灵魂的突破。

  雨,浑厚、清脆且韵味十足,在黑夜里向四面八方漫漶。雨声急骤,声调激昂慷慨,如惊涛骇浪拍击河岸,又如黄沙滚滚,铁马嘶嘶,声入云霄;声韵转换到动情处,如愁云出岫,如泣如诉;声调悲壮时,如鹧鸪含泪,杜鹃啼血;语调切切时,如清泉低语,游龙戏水。雨势渐减,声调由高到低慢慢滑翔,像寥寂的林子滴落的空灵雨露,又像花前月下一对恋人低语呢喃。雨声大概是世上最动听的民歌,你听那语调、那唱腔尽在房屋端盘旋,听雨的人的思绪也被雨水淋得湿漉漉,漫漶在雨夜里。

  雨丝最能弹奏心中思乡的曲谱,雨声也最容易叩响故乡的门环。“渔灯暗,客梦回,一声声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清泪”。家是魂牵梦萦的大地,这冬夜的雨声是游子返家的脚步吗?谁在呼唤远去的乳名?——“想闻散唤声,虚应空中诺”,原来只是外面瑟瑟风声卷动的幻觉。“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淮南秋雨夜,高宅闻雁来”,这雨,原来是流浪沙哑的大雁翅膀起伏的期盼。

  “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晚秋”,那个隔着时光滔滔江水的爱人,她在故乡,我在异乡,你是否和我一样把透明的思念放飞在这无边无际的雨夜里,目光斟满粼粼的期盼,对窗凝眸“秋窗已觉秋不尽,哪堪秋雨助凄凉”的哀怨?那温暖的画面只能在臆想中徘徊:“问君归期亦无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和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安慰罢了。“白帝城头春草生,白盐山下蜀江清。南人上来歌一曲,北人莫上动乡情”。自己只是无奈的叹息,只让羡慕的目光赚点感叹吧!

  我蓦然想到荷马诗中的英雄“奥德修斯”常年漂泊在外,历经磨难,抵制诱惑,正是回家的念头支撑着他——当女神让他永久留在岛上时,他坚定回绝:“尊敬的女神,我深知,我的老婆在你光彩下会黯然失色,你长生不老,她注定会死去,可我任然想回到家,回到我的爱人身边”。无独有偶,纪晓岚在一次雨夜中倍思念家乡。翌日临朝魂不守舍。但这一切逃不过乾隆皇帝的目光。乾隆笑着说:“朕赐给你春花柳月俩婢女供你排遣寂寞如何?”纪晓岚慌忙跪拜说:“使不得,使不得……”龙颜不悦说:“你说出这‘使不得’的理由来?”纪晓岚就吟哦:“春花柳,春花柳,春枝强插暮枝秋。谁忍看,秋枯枝绿命陨修?情悠悠,思悠悠,红枫满面衬皓首。无人晓,酣畅淋漓壶酒。”乾隆就此作罢,随即出上联:“十口心为思,思儿,思妻,思父母”,让他对好下联,就满足她的心愿。纪晓岚立即对答:“言身寸谢,谢天,谢地,谢龙恩”。

  雨还在上空引吭高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美丽女神的挽留,他想到的是回家,尽管家乡的老婆年老体衰;一个是堂堂相国高官,身边不乏莺歌燕舞,他想到的依然是回家。在这物欲横流泛滥的空间,有几人能守住漫长雨夜的孤独,将自己不染尘世的风骨洗刷的透明?固守自身爱的贞操,书写漫漫人生?

  雨声急,夜已深。囚己还是泅己,全靠这满天的雨了,还有满天的自己。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