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园地 >>最新推荐 >> 张正旭:风水宝地
详细内容

张正旭:风水宝地

张正旭:风水宝地


         童年时代,孩子们顽劣,聚集一起,总爱搞一些不计后果的破坏性活动,上树掏鸟蛋,用弹弓打树上未成熟的桃子,菜园地里偷瓜连根拔等,但最害人的要数制造“掉鳖坑”。

  “掉鳖坑”的创造是来源于电影《地道战》的启迪。那时候,露天电影放映的大都战争题材的电影,特别《地道战》百看不厌。在晋察冀平原地区,打击日本鬼子,人民创造了地道战,给予日本鬼子迎头痛击,打得鬼子鬼哭狼嚎,晕头转向,稀里糊涂到阎王爷报名去了。我们小伙伴中,不乏智多星,暂且称之为小G,他提议,我们学习《地道战》方法,打击“敌人”,小G口中的“敌人”不是旁人,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脾气火爆,对待孩子教育是“棍棒下面出人才”,小G免不得多次领教父亲的棍棒威力,打得皮开肉绽,心生痛恨,产生可怕的报复心理。

  经过侦察发现,小G家有一块责任田在西方,紧挨着通往村庄大路旁,东方是一大片红麻地,便于隐蔽。为了防止伤害无辜的其他人,有效且精准地打击“敌人”,进一步观察发现了“敌人”活动规律:小G父亲中午从大队部回来,他习惯性地绕到那块田地里看看田。大多数都是为了踩田埂漏子,一手拎着布鞋,一手肩膀扛着铁锹,转向大路,直奔村庄。发现了“敌人”行动规律,小G很高兴地动员大家,一定要听从指挥,不得泄密,打好这场“伏击战”。我们小伙伴在小G统一指挥下,分为工兵连,侦察连,后勤保障连。工兵连是力气大的人员,负责从路中央挖一个大坑,然后把新鲜的泥土转移走。后勤保障连负责采集一些树叶,树枝条,铲草皮,备用。小G负责技术总指导,安装“地雷”——把坑下面垫一层松软的潮泥土,排满狗脚刺,这种刺坚硬、尖锐,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地雷”布置好了,在坑上排满软树条,铺上树叶,再摆放一层草皮伪装,大功告成。这时,小G发表了重要讲话,《地道战》电影里的埋雷和我们这种打法差不多,叫什么名好呢?

  “掉鳖坑”战吧!有人提议。

  明明把我老爸掉下去,叫“掉鳖坑”,不行,不行!就叫“风水宝地”战!!

  “总司令”发了话,我们认为这名取得气派……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小G乐开了花。

  正值炎热暑天,我们累得满头大汗,身上被热辣辣阳光抽打着,但大家都不觉得又苦又累。很快,侦察兵来报,“敌人”即将进入我们的“伏击圈”。小G一声令下,让我们钻进红麻地里,隐蔽起来。

  很快,小G的父亲从大路上一手拎着布鞋,一手扛着铁锹走近了我们的“伏击圈”。近了,更近了,我们非常紧张。

  只听“哎哟”一声,小G的父亲手里的布鞋与铁锹脱手了,一只脚掉进了“掉鳖坑”,半天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家去了。

  很快,小G娘从村庄上赶来,捡起了地上丢落的铁锹和布鞋。小G的二姐找来了赤脚医生,给小G父亲脚底的刺拔出来。

  那天中午,我们还没来得及庆祝“掉鳖坑”战的空前大捷。回去后,参战人员大部分受到了家法伺候,我浑身上下被树条抽了几十下,视死如归,没有交代始作俑者。小G被吊在沟坝柳树上家法伺候,哭叫声像杀猪般嚎叫,严刑逼供,如实交代。那次,“总司令”被打得够呛,好多天都没爬起床。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都白发染头,皱纹满面。再次看到小G已经成为老G,拄着一根竹竿,走路一瘸一拐的,到卫生院挂点滴。他说,患有小脑萎缩好几个年头了,头部动了两次手术,现在是一个废人了。好在,他被纳入贫困人口,享受国家健康扶贫政策。他还说,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活菩萨。当年,他的妹妹患重病,家里没有钱治病住院,多亏了我的二姑一路陪同相送到霍邱七零医院,她垫付的钱不够,还打下欠条,才得以挽救了生命。二姑那时候是周店公社卫生院的医生。

  我听后一愣,老G的父亲那时候是大队长,就是现在的村委会主任,他收缴了一部分买杂交水稻种子的钱款。当时,我家没钱,把我卖夏枯草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我亲眼见到他挨家挨户收钱的。我笑着说,你家里那时候有钱啊,收了全村庄买杂交水稻种子的钱啊,怎么可能让二姑垫钱看病呢?

  你知道我老爸的脾气的,他宁愿穷死,也不会动公家的一分钱,那笔钱比我小妹的命还重要。我娘还为此跟他吵了一架,让他先拿钱出来救命要紧,然后再想方法补上。老爸说,我对不起丫头,但要对得起所有信任我的村庄上的人,全村庄上的收成全掌握在我的手里,试栽杂交水稻,是先进的高产农业水稻,马虎不得的。我是大队的大队长,就要带头做模范试栽植,然后推广下去,造福一方百姓。好多农民都不相信这种新科技良种,试栽怕担风险,只有我们村庄人们配合我的工作,我绝不会动买稻种的一分钱……

  我听后,再次一愣。

  老G顿了顿说,现在的村干部大都像我老爸那一茬的干部,秉公办事,让群众很满意。但也有极少部分害群之马,在扶贫领域里徇私枉法,雁过拔毛,贪腐成性,一部分人被查出来了……

  如今,和我们一起长大的玩伴,有的升级到了爷爷辈,也有的英年早逝。无论如何,活着就好,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还能见见面,谈谈话,也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就怕,我们走着走着就散了。因为真正埋葬我们的“掉鳖坑”是无情的岁月,我们每一个人都难以逃脱岁月之“坑”的召唤,成为“坑中捉鳖”。若干年后,一座坟墓,我们都会长眠于此,是我们永远的家。活着的人,在世上要留德、留爱,留下一个人的风骨、操守,这是留给人们永久的记忆,就像若干年前的老大队长一样,我们不知道他至今埋葬在哪里,但我们相信,他睡在了风水宝地,这也是一个人留在世上最终归属的风水宝地。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