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歌赋 >>最新推荐 >> 赵克明 :写在一座城市的句子(组诗)
详细内容

赵克明 :写在一座城市的句子(组诗)

作  者  简  介

zuozhejianjie


赵克明,皖西洪集人。曾从事教育工作,在国内首倡“语文养成教育”。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中国校园文学》《散文选刊》《华夏散文》《广州文艺》等纯文学刊物,入选《初心》等文学作品集,获得全国教师文学奖、淠河文学奖等多项,出版专著与参编图书《赵克明教写作》《取法美文写佳作》等50余部。

微信图片_20191203154759.jpg


   长江诗歌出品

短诗一组

写在一座城市的句子(组诗)


大楼与工棚


大楼一天天长高,高到空中,鹰在盘旋,云在缭绕

像一座瞭望塔,大楼可以俯瞰整个城市,车流,人流,川流不息

 来这座城市观光的人,经过楼下都会驻足仰望,脸上写满大大的惊叹

每个人都会猜想,出入这个符号式建筑的,一定是非凡的大人物


大楼下,有一间还没有来得及拆除的工棚,蓝色的石棉瓦顶,匍匐于地面

几顶安全帽还在那儿晃动,帽檐下是一张张黧黑的脸

他们忙忙碌碌,无暇去观赏自己亲手升起的大楼

或许他们压根儿就不觉得大楼有什么看点,它就那么很自然地立在那儿


高耸的大楼,低矮的工棚,形成强烈的反差

殊不知,在它们之间,存在着一个耐人思忖的哲学命题


扫码生活模式


扫码,扫码,已是这个城市生活的必需

超市,菜场,包子店,地铁闸口,甚至烤烧饼大叔的手推车

拄着拐杖的大爷,背着硕大书包的孩子,都融入了扫码中

人们习惯于把手机对准那个黑色的方框框,不需提示,没有成约

在这儿,红红绿绿的纸币已然成为稀罕物

偶有人还大款范儿地掷出几张老人头,会在公众的诧异中感到惶惑

一个画外音——一定是来自乡野的土老帽儿

扫码,扫码,扫码生活,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渗透整座城的神经梢末


一只蝴蝶在这里舞动翅膀,翩然翻飞

一种效应的波会迅速扩散,从大都市到小城镇,从北方到南国

生活在悄然发生变化,由纷繁而简约


 供暖了


室外在降温,室内在升温

冰与火的模式,让人模糊了季节的界限

身着夏的单衣,走进冬的世界里,瞬间体验到什么是炎凉

从冬的瑟瑟中,投入夏的怀抱,顿悟了雪中送炭

冷与暖,其实也是对人性的考验

 处在冷的境遇,是否重温过暖的时光

得到了暖的呵护,是否忘却了被冷煎熬的月月年年


楼上楼下


一个楼单元,住几户人家,从单元门进进出出的人不知道

 楼上楼下,住着谁和谁,只有快递员才清楚这一秘密

楼上的人从来不会也不可能到楼下串串门,叙叙话

楼下的人同样从来不会也不可能到楼上送句祝福,道句平安语

居住在一个屋檐下,楼上与楼下,都封闭在自己的格子里

唯有单元门记录着他们急匆匆晨出晚归的信息

走出单元门,他们便各自消失在茫茫人海,谁也不知谁会流向何处

谁也不理会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交集,不期而遇时是路人甲还是路人乙


忽然有一天,从单元门蹒跚出两个咿呀学语的幼童

彼此清澈的眼睛里闪动着初次相见的惊喜

于是,两个小小的影子摇动在灿然的阳光下,挨得很近很近

他们年轻的妈妈,脸上漾满微笑,第一次并肩走到一起


在城市中心小区


栅栏上,点点闪亮的红,挤挤挨挨,团团簇簇

从地下涌到空中,从空中流到地下

这铺满空中与地下的红果,对于那一幢幢高楼抑或白墙有意义

而对于游走在高楼之间的寻觅者,它们只是一张张诱人的小广告

抑或是幼儿时,走村串户的货郎担吹出的彩泡泡

而一个孩子,并不在乎这些

他的眼眸里满是那玻璃罩下同样彩色的小糖果


城市的距离


我无法丈量出这座城市的距离,从一环到六环,据说还有七环

我只知道在家乡小城从家到菜市的距离,而在这里却是两三个公交站的距离

我只知道从这里到那里步行十几分钟,而开车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的距离

我只知道上班下班要坐公交转地铁再坐公交,然后骑共享单车的距离

我只知道同在一座城,似乎近在咫尺但却又远隔天涯的距离

我只知道我在桥的这头你在桥的那头,却可望而不可即的距离

我只知道游走在这奔流不息的长河中,却交集于一根网线的距离


这座城市的距离,让我迟钝了空间感,也迟钝了某些感官

手机导航能助我分清地理方位,却不能帮我辨识迷失于心底的东西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