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履随笔 >>最新推荐 >> 赵克明:一个放松心灵的海
详细内容

赵克明:一个放松心灵的海

先前,我并不知道北京还有个福海。

前两年春夏之交,我和老伴到过圆明园,看完被英法联军毁坏的西洋楼遗址,往里走不多远,就见一片宽阔的水域,四围柳丝披拂,对岸远山隐隐。当时误认为它是圆明园外的一个什么湖,只是打卡似的观赏拍照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就连它叫什么名字都没有太在意。

这次与儿子、儿媳妇带着小孙子重游此地是冬日的正午。小雪初霁,天朗气清,置身水滨放眼远望,浮冰如镜,岸树素颜,山影似屏,一切都显得恬静而安然,仿佛一个不施粉黛的女子安安静静地卧在纱橱之中。儿子说,这就是福海。

福海,何以得名?《养吉斋丛录》记载:“园东有东池,雍正间命名福海。”福海早先俗称东池或东湖,其开凿年代可能为康熙末叶,经雍正即位后的进一步开拓才有后来的规模。相传,东海中有三座神山,山上有仙人居住,还有长生不老药。秦始皇曾派徐福率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寻仙境、求仙药,福海的命名正是取“徐福海中求”的寓意,以求皇帝长生不老,大清帝国江山永固。


福海四周连绵着人工堆叠的小山,但西岸低而东、南、北岸稍高,站在东北角入口乍一看,所有的水岸之景似乎一览无余。可是当我们行游其中,才真正领悟到什么是“峰回路转”,什么是“曲径通幽处”,什么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环列水面周围有十个不同形式的洲岛,将漫长的岸线分为大小不等的十个段落,临近水面的开阔地段布列着不同的风景点,东岸的“接秀山房”、“涵虚朗鉴(即雷峰夕照)”,北岸的“双峰插云”、“平湖秋月”,西岸的“廓然大公”、“澡身浴德”,南岸的“南屏晚钟”、“夹镜鸣琴”,以及北岸深处的“方壶胜境”、“三潭印月”和南岸深处的“别有洞天”,它们与福海隔而不断,若即若离,互为因借,形成开朗与幽深的对比。蜿蜒蛇行的河渠环流于海的外围,时宽时窄、有开有合,通过十个水口沟通福海水面,这样若断若连的大小水面,互相依托,相映成趣,既丰富了单一的水景,又蕴涵着百川归海、四方归顺的寓意。水与水之间有各式桥梁点缀连贯,既消除了岸脚的僵直单调感,又显示出水面的源远流长。近岸的小土山断续起伏,使中心水面的开阔空间与周边的河道相隔,实际上却是隔而未隔,界而未界,让人似觉已远离了福海,而一转身却又看到了海的片断侧影,这就更增添了景观的层次感,形成了彼此呼应的别样意趣。



福海,真是一个让人放松心灵的海!

我们先是沿着贴近海边的路道前行的,赏了“方壶胜境”,赏了“平湖秋月”,可走着走着,孙子骑着小平衡车却拐入了一条岔道,也许他更喜欢那弯曲起伏的小径。跟随着孙子上了一个小缓坡,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平旷而幽静的空间,四周有小山拱卫,山丘、叠石、林木、殿堂、游廊、山亭,彼此互相衬托,构成了一个天然的世外桃源。从标志牌上看到“廓然大公”四个大字,文字介绍说它是皇帝读书休闲之所,康熙年间所建,时称深柳读书堂,雍正时又称双鹤斋,到乾隆四年更名为廓然大公,乾隆皇帝曾描述道,“平冈回合,山禽渚鸟远近相呼”,可见当年也确实是个远离喧嚣、开豁襟颜之处。

“廓然大公”这名字是有来处的。宋理学家程颢有言,“廓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讲的是个人如何处理情感烦恼的方法。人都有七情六欲,想去除烦恼,不受情绪的控制,就要有与天地同一的心胸,用天地之镜自照,以物之当喜而喜,以物之当怒而怒。如此,当事情过去,情绪也随之而消失,也就不会被情绪所役。想象一下,乾隆皇帝在处理繁冗国事焦头烂额的时候,到此游赏一番,便会忧烦顿消,廓然释怀。至于我辈庸常之人,能寻觅到这般天然清静之景,自然也就宠辱偕忘,返归童年了。

诚然,这样一片天地,应该是属于童心的。难得有这么大的游乐场,孙子的小平衡车早已偏离了游览路道,一扭一扭地朝那尚有积雪的小山坡冲去,他的爸爸妈妈紧随其后,三口人一齐飞奔到小山顶上的苍松间,孩子咯咯咯地笑,大人也夸张地张开了双臂,做出飞翔的姿势,发出哈哈的笑声,轻松与愉悦荡漾在雪后的空气里。孙子的小平衡车又要朝雪坡滑动,他的爸爸妈妈又赶紧分工合作,一个忽左忽右护卫,一个在远远的坡下接应,洁白的雪地上又上演了一场速滑,引得树枝间的鸟儿扑腾腾飞起,在疏朗的树枝间盘旋,时而高,时而低,唧唧喳喳,欢悦不已。在这童话的世界里,我的心也越发宁谧,一如这冬日里不染半点凡尘的蓝水晶样的天空。

洒下一路欢笑,孙子的小车又由两山夹道向南前行,穿过一座红栏小桥,又是一片开阔地带,右侧与福海隔着草坪相望的是一个独立的长方形水池,上架两道红色游廊曲桥,使得整个水面呈“目”字形。那是福海十景之一的曲院风荷。杭州西湖有“麯院风荷”,清康熙皇帝在给此景题名时将“麯院”改成“曲院”,实际上或许是个笔误。据说,后来乾隆为祖父作诗开脱,且把康熙帝比作大禹:“九里松旁曲院风,荷花开处照波红。莫惊笔误传新榜,恶旨崇情大禹同。”野史里,调侃乾隆的文字很多,真伪如何,难以辨别。

“曲院风荷”自然是赏荷花、品荷香的好去处,但眼下正值冬天,荷池里只有枯立的荷梗。颇为吸引游人目光的,是薄冰上站立的一只黑天鹅。像极了一位身着黑色礼服的绅士,又像一个亮相于高规格舞台的明星,它高傲地挺胸昂头,目光灼灼地面对岸上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镜头,偶尔还换摆一种姿势,将脖子扭一扭,将尾巴摇一摇。待游人的兴致稍减,它一转身缓缓从冰面上退去,滑进没有结冰的池水中,去与它的同伴亲热地交流,或用尖尖的喙悠闲地清洗着自己的羽毛。这些天鹅无疑是幸运的,它们不会像动物园的天鹅,被幽囚在又硬又冷的网罩里,完全失去了同类们应有的尊严与自由。这样想着,我再一次把目光投向正在快乐戏水的黑天鹅。

离开“曲院风荷”,向西跨过一弯河渠,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又是一番景象。左边是一片随风摇曳的荻花,右边是青翠欲滴的竹林,不远处的小山坡覆盖着一层白雪,黄、绿、白三种色彩调和得恰到好处,成为一幅冷暖色相融相衬的油画,再加上西边又有一汪倒映着对岸山色与树影的湖水,更增添了这幅画的色彩与意境之美。难怪这一景点名为“天然图画”,而游者也多喜欢以这儿为背景摆拍呢,就连我的小孙子也对着镜头频频摆pose。



走出“天然图画”,我们缘溪而行,又进入了另一幅图画中,福海景区著名景点——“武陵春色”。

“武陵春色”始成于清康熙末年,雍正时名为“桃花坞”,乾隆时以武陵人捕鱼入世外桃源的故事,改名“武陵春色”并完善了景观。当年,这里是御园中赏桃花的好地方。当桃花盛开之时,在这儿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象:旭日东升,晓风徐拂,宿露未干,山间溪畔的桃花还含着晶莹的露珠,正娇怯怯地以溪水为镜,宛如美人初妆;日光朗照下的桃花,神采焕发,含笑增媚,似在欢庆大喜的节日;夕阳西下,在金晖映照下的桃花,像彩蝶,更像彩霞,越发显得娇艳;而雨中的桃花,鲜洁滋润,盈盈欲滴,如同新人出浴一般,羞羞答答。在这样桃花满林、清爽幽静的环境里居住读书,确是一种美的享受。少年的乾隆帝弘历曾被雍正赐居此处读书三年,书斋名“乐善堂”。即位后,他曾写了一篇《乐善堂记》。读书之余,可到村中小河旁欣赏岸边的桃红柳绿,或者看河中游鱼,也可登山赏山林野景,听林中鸟儿歌唱,还可以在桃花溪上划着小船,逆流而上,穿越桃源洞,去体会打鱼人当年“沿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的意趣。

由于历史的劫难,当年的“武陵春色”已成为遗迹,我们已见不到乾隆的“乐善堂”,见不到那个坐落在隐蔽的桃源深处的小村落,昔日的桃源洞只有几块青石横七竖八地静卧在那里,又因为节令的关系,也无缘一睹乾隆所描述的“落英缤纷,浮出水面。或潮曦夕阳,光炫绮树,酣雪烘霞,莫可名状”的奇景,但是身临其境,还是领略到了这里的山水之趣。

儿子肩扛着孙子,儿媳妇怀抱着孙子的小平衡车,我权且做一回随行摄影师,我们三代四口人走在进入桃花源的溪堤。那条小溪随南边的山势而斗折蛇行,蜿蜿蜒蜒,忽而被山体遮挡,忽而又露出媚眼,明明灭灭,闪闪烁烁,似在和人捉迷藏的孩子一般。冬天进入枯水期,溪水并不太深,自然不能见到“渔人”划动的小船,但是靠近溪岸形态各异的石头却清晰可见,它们的灵动之态也让静静的溪水有了动感,让人觉得那溪流似乎载着嶙峋树枝与柔柔芦荻的影子在脉脉地流淌。溪的南堤是一道驼峰状的矮山,没有栈道,只有游人在积雪上踩出的印痕,而我觉得这正淡化的人为的痕迹,也更为这条溪流笼上了神秘色彩。接近桃源洞的地方,溪面上横卧一古朴的木质栈桥,人立桥上,近处荻花飘飘,白雪皑皑,树枝形如铁花,远处水绕山行,层层叠叠,又如水墨丹青。此刻,我依着桥栏,神思渺远,幽情暗生,不禁感叹“水天自悠悠,荻花独语雪”,一旁的儿子、儿媳妇赶紧抓拍了一组镜头。


没有寻幽“初极狭,才通人”的桃源洞,也没有去探访那个隐秘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因为我们恍然已身在桃源“绝境”,真的有点儿“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夕阳已在西山,我们意识到不能久留“桃源”了,于是顺道观赏了建于水中的“卍”字型建筑(所见的只是遗址)——“万方安和”之后出了西门。据说此建筑基础筑在水底,似孤悬水中,室内结构巧妙,冬暖夏凉,为雍正帝喜居之所,以“万方安和”名之,寓意天下太平之意。

暮色中的福海景区,烟云迷蒙,树影憧憧,亦真亦幻,如诗如画,真正是个人间仙境。儿子、儿媳妇说,福海景区有四十个景点呢,我们这次所游的不过十分之一,要是春夏秋季乘船游湖,又别有一种趣……  

我想,游赏也是有遗憾的,就像我和老伴第一次到福海而不识其尊容,错过了一次观赏的机会一样。好在,遗憾是可以弥补的。期待下次再来放松心灵吧!


 




      赵克明,皖西洪集人。曾从事教育工作,在国内首倡“语文养成教育”。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中国校园文学》《散文选刊》《华夏散文》《广州文艺》等纯文学刊物,入选《初心》等文学作品集,获得全国教师文学奖、淠河文学奖等多项,出版专著与参编图书《赵克明教写作》《取法美文写佳作》等50余部。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