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履随笔 >>最新推荐 >> 夏书阔:私聊
详细内容

夏书阔:私聊

“1816年法国医生雷奈克干嘛发明听诊器?”琦弟问。

“他的发明让医学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呀!”阔哥答。

“原来的医生都是直接用耳朵,紧紧贴着心脏处的皮肤一遍一遍慢慢去听诊的......”琦弟追问。

“要是这样去听患者的心肺声音,你可能宁愿去当医生,也不愿做画家”阔哥答,并附上一个敲打表情。

“估计俺俩都去当医生!”琦弟肯定地说,给两个憨笑。

这是琦弟和阔哥众多微信私聊中的一次。

其实,琦弟和阔哥经常微信私聊,大到天文地理,小到吃喝拉撒,不便在群里聊的内容他俩私聊。当然,这也是“有品位”的表现。

琦弟是教美术的教师,是省级书法、美术协会双料会员,在县、市乃至全省都小有名气,粉丝不少,其中女性粉丝应该超过51%。阔哥是两个省的作协会员,头上有顶不小不大的“乌纱”,虽然是无名小卒,但是也曾获得过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偶尔被人提及,他那双三眼皮大眼睛也会炯炯有神。

他俩是好兄弟,且经常喜欢“共进晚餐”。用琦弟的话讲:喜欢跟一个人吃饭是一种仅次于喜欢跟一个人睡觉的感情了!


他俩本来“八鞭子打不到一块”,因为一个是党外代表人士,一个从事这项工作,所以一来二往便“搅”在了一起。阔哥偶尔“居高临下”:我是代表咱党与你交朋友的。

实际上,他俩有不少共性,当然,这都是私聊聊出来的,琦弟讲是“沆瀣一气”,阔哥则说“嗅味相投”。虽然他俩长得也算英俊,但是头上的毛都不是太多,且一致认同:脸蛋儿重要,大脑更重要。他俩很宽容,他俩认为宽容应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俩尊敬成功人士,但从不崇拜,他俩都认为:有些成功人士成功后,最爱干的事就是到处胡说八道。“你的”“我的”两个词,容易使人们短暂的生命裹夹烦恼和痛苦,他俩爱喝酒且能喝酒,他俩有同样的功夫:往往能用酒把烦恼和痛苦淹死。他俩不排斥保险,但对有些保险“使活人贫穷,使死者富有”的做法嗤之以鼻。他俩的爱情观是:爱情就像给自由穿上羽绒服,虽然行动起来不方便,但是一旦冬天来了还是挺暖和的。他俩还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观点:看一个地方女人的精气神、衣着穿戴和言谈举止,就大体知道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甚至文化。这话虽有失偏颇,但他俩“高度统一”的看法是——假装正统的男人太过严肃,循规蹈矩的男人不占多数,放荡不羁的男人太不靠谱,均不适宜作为“参照物”......



其实,他俩还喜欢“联袂”与高手过招。他俩共处在一个只有15人的微信小群里,8男7女,性别比不算“失调”。大家戏称:进这个群,比入党还难。群主是赫赫有名“小说界律师做得最好,律师界小说写得最棒”的“角儿”,群员们昵称其雨哥。喜欢做减法不喜欢做加法的雨哥,其“指导思想”是:群员不在乎多,而在于精。群员按“艺术”分类,有写文章的、画画的、搞工艺的和从事收藏的;按“职业”分类,有公务员、律师、警察、老师和私企老板等,群员们的性格爱好“千篇”而不“一律”。他俩与群主过招,一般情况下琦弟是逗哏阔哥是捧哏,俗语“三个女人一台戏”,实际上,这3个男人真要过起招来,绝不逊色于德云社的相声......这个群里,是萝卜的,也是水多质脆口感上乘的好萝卜;是白菜的,也是瓷瓷实实的卷芯好白菜,入群即合理!

他俩也有观点不同的地方。琦弟相信马克.吐温的“明月论”:每个人都像一轮明月,呈现光明的一面,但另有黑暗的一面从来不会给别人看到。阔哥崇尚周作人的“鬼论”:人的内心都有两个鬼,一个是“绅士鬼”,一个是“流氓鬼”,一个人,若没有文雅的一面,那是缺乏教养;倘若没有粗俗的一面,那又未免缺乏生机?细细品品,俩人观点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则彼此遥相呼应。

“我喜欢木心的这个语录:生活的最好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琦弟的信条。

“巴菲特的这句话很有哲理:生命就是一个雪球,重要的是找到湿雪和一道长坡......”阔哥的座右铭。

冷冷清清的“湿雪”是他俩相同或不同的观点和话题,风风火火的“长坡”则是他俩间或的私聊。

其实人活着,不管生活怎样平常,生命如何卑微,心灵必须站在高处,这样方能俯瞰眼下所在,从中捡拾生活的歌心,唱自己的歌;视野必须放在远方,这样才能超越脚边,从中追逐生命的诗韵,写自我的诗。毋庸置疑,琦弟和阔哥都是希冀“把生活酝酿成歌,使生命成长为诗”的俗人。

他俩的“俗”也彰显了一些艺术成果和正能量:琦弟的书法和绘画多次入选国展,阔哥的小说和散文前不久还获得省市改革开放40周年和建国70周年奖项。近年来,哥弟俩还连续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优秀人民教师”呢!


他俩私聊没有固定的选题,而且往往都是跳跃性的——

琦弟:“你是贫困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为女贫困户挑过水吗?

阔哥:“为人民服务是全方位的。

......

“你应该常想想当初跃马扬鞭,英姿威武,神采四溢率领部队拍电视连续剧《中原突围》的帅样子。”琦弟提醒。

“俺也斜眼偷瞟过漂亮女生。”阔哥补充。

......

“颓荡写作里也有好文章,比如《落日是一只饱满的乳房》”阔哥推荐。

“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东西!不用板着脸。”琦弟附和。

......

“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琦弟。

“你陪我歌唱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阔哥。

瞧,他俩还在私聊......



      夏书阔,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一学历本科,哲学硕士,《中国青年报》特约记者,全国组织系统首批新闻发言人,安徽省面试专家库成员。从部队到地方笔耕不辍,曾经从事新闻工作,业余时间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和小小说近300篇,60余万字,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青年报》征文一等奖和《星星》诗刊二等奖等奖项。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