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园地 >>最新推荐 >> 赵克明:水爷的烦恼
详细内容

赵克明:水爷的烦恼

水爷整天咬着烟杆,闷闷不乐地吸着旱烟。

水爷的烦恼是由他家翻新了小洋楼引发的。新楼落成那天,水爷真的极高兴,张着干瘪的嘴巴,暴露出仅存的两颗牙齿,见谁都乐成一朵花。他端着酒杯,给前来道贺的乡邻一一敬酒,就连三岁的孩子也不落下,让他们象征性地抿一口果汁。

水爷有点微醺,恍恍惚惚中,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地四处张望,从每一个房间,一直搜寻到阳台。我的宝贝呢?我的宝贝呢?他一边打探,一边喃喃自语。

当发现一辆几乎散了架的独轮车躺在庄西头岗坡下垃圾堆时,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像孩子似的嚎啕起来。我的宝贝呀!我的宝贝呀!……他使劲地拍着大腿,既而,又使劲地拍着地下。

水爷坚决要把独轮车弄回家,可孙子茫然地看着爷爷:把这破烂家伙放在新楼里,多不和谐呀!儿子也凑过来劝爸爸:出门都开汽车了,留着它还有啥用?

任凭家人怎么说,水爷就是“宝贝宝贝”地喊着。他轻轻地扶正独轮车,一点点复原脱了的榫头,又用手掌擦拭掉把手上、轮子上的灰土,像搂着珍稀宝贝似的把它抱回自己的卧室里。

打那以后,水爷就形影不离地守着它,生怕它再一次离他而去。



水爷的独轮车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水爷化作泥土也难以忘怀。

当年,水爷的父亲老水爷用独轮车推着还是小水的水爷,一路逃荒来到这个岗村,仅有的家业就是一辆独轮车。那会儿,日本鬼子进中原,国民党为了阻止日寇,炸开了黄河堤坝,洪水一直泛滥到淮河,老水爷家的草庵一夜之间被大水吞没,幸亏老水爷比较警觉,才慌乱中抓起儿子逃出了两条命。

也许是饱受过洪水的惊吓,老水爷见此地丘陵起伏,不会遭遇洪涝之灾,于是便就此安了家。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躲过了大涝又有大旱之虞,这个名叫“晒死鸡”的地方完全靠天吃饭,一个月不下雨,岗上岗下便榨不出一滴水来。庄前有一口土井,一清早井沿就排满了水桶,常常还因为争水发生口角,惹出许多不愉快。

老水爷有一种祖传的占卜来年雨水多少的神奇方法:每到旧历年三十晚上,用线穿十二颗豆子,代表来年十二个月,放在酒盅里浸泡,再在一旁的独轮车架子上焚香跪拜,待大年初一观察这串豆子的胖瘦,豆子胖的月份雨水就充足,豆子瘦的月份雨水就短缺。据说这方法很灵验,左邻右舍都深信不疑,依照它来调整来年种植的农作物,以避开水旱之灾。遗憾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更多的时候,老水爷和庄上人只能望着毒日头长叹,眼睁睁地看着禾苗打蔫枯死。

迫于无奈,遇到大旱年,老水爷不得不推着独轮车四处乞讨,或者到畈上给地主家做工混口饭吃,这期间,同遭遇令人生畏的天灾一样,他遭遇过各种各样的兵,各种各样的匪,各种各样的恶霸。



当老水爷把独轮车传给已是大水的水爷的时候,新中国诞生的礼炮已经鸣放。那时大水十三四岁,他腰系彩带,扭圆屁股,手推装饰成花车的独轮车行走在游行的队伍中,可着喉咙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得浑身的热血都燃烧起来,腾起跳动的火苗。

建国之初,百废待兴,政府关注民生疾苦,把治理淮河列入议事日程。老水爷与大水正为无水浇苗发愁,一听说要截大别山水流修梅山水库,父子俩自告奋勇报名上阵。于是,在水库工地上,就有推独轮车的一老一少,年少的掌车把,年老的拉牵绳,他们的车跑得最欢,他们的号子喊得最响,他们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也就是在这火热的建设工地上,大水结识了妇女突击队的一名“女将”——大名李三美,也就是后来的水奶。他们由开展劳动竞赛、对喊劳动号子、对唱劳动歌谣,到彼此产生爱慕之情,演绎了现实版的“王贵与李香香”……



想到那光景,水爷脸上的道道皱纹抖动起来,就像一阵风吹皱了门前的池塘。

他赶紧衔上烟杆,吱吱猛吸几口,长长地吐出烟雾,以掩饰自己隐秘。缭绕的烟云笼罩在他的眼前,烟云中又清晰地浮出一个个画面来。




那一天,大水正在张罗婚事,忽听得连通梅山水库的史河灌渠要开挖了,他撒丫子就往大队部跑去,一到队部破门而入,喘着粗气嚷道:我……我……我报名!屋子里正在开会的人先是惊讶地瞪着他,接着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这样,他当上了第一突击队的队长。

红石咀畔,彩旗招展,队伍成列,煞是壮观。一个头戴草帽、手握铁锨的黑脸壮汉对着大家高声喊话:

乡亲们,水旱灾害一直困扰着我们这块土地,有一首民谣说,“天水田,种地难,又怕涝,又怕旱”。如今,我们是新中国了,我们有了人民公社的力量,古代愚公能够移山,我们也一定能够重整旧河山。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奋斗,定能实现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定能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大好日子!大家说,有没有信心?

有——!全场响起雷鸣般的回应声。

只见那壮汉熟练地一挥铁锨,弯腰挖起一锨土,他身旁的人也跟着挖了起来。

这是谁呀?

地区的大官,赵子厚,叫啥专——员。

大水惊得张大嘴巴,想不到恁大的官都带头干了,俺们还等什么呢!就像指挥员发出了冲锋令,大水与大家立马投入了战斗。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加油加油!口号声此起彼伏,如滔滔河水,一浪盖过一浪。

大水推着独轮车,穿行于人流中,一眼瞥见远处放炮队里晃动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李三美!他偷偷咧嘴一笑,心中暗想:俺男子汉大丈夫,绝不能败给一个娘们,要让她瞧瞧咱的能耐!于是,他的步子迈得更大了,屁股扭成了风车轮。




工程一开始进展得很顺利,可在十几公里的平岗岭遭遇了“拦路虎”,考验人们的关键时刻到了。

平岗岭并不平,岗上都是黄礓土,当地有顺口溜说,“黄礓土,似铁块,刨不动,挖不开”,其坚硬难啃自不待言。

大水发现指挥部的头头们走马灯似地往岗岭跑,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三美呀三美,你可一定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啊!

“轰——”只听一声巨响,整个岗岭欢呼雷动,紧接着大喇叭十分激动地报告喜讯:

成功啦!成功啦!爆破队女队长李三美的“陡坡深洞劈土法”成功啦!几根木棒,几把榔头,几个队员,一次就劈掉上百立方坚硬如石的黄礓土,“黄礓土碰不得”的神话被打破了,而且挖土功效比原来提高二十倍!祝贺,李三美!祝贺,我们的“劈土英雄”! 

大水一听,摔掉独轮车,一下子蹿起三尺高,手臂在空中用力地挥了一个半圆。他真想飞奔过去抱住三美,把她抛向空中,一次,两次,三次,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他有这样女人而骄傲。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三美他们劈下的土运到岗岭的侧面去。

平岗切岭深达二十四米,再加上上面的堆土,直上直下有近十层楼高,抬头一望掉帽子,空手上坡碰鼻子,用箩筐运土只得斜着爬,推独轮车简直就是攀天梯,运一趟土得二三十分钟,而且累得筋疲力尽。

大水想:三美动脑筋,俺也得动脑筋呀!他对着岗坡盘算了好一会儿,一拍脑门,有了!他风风火火地找到工段长,提出了自己的运土设想:在岗顶上按一只滑轮,用一条长绳系住独轮车,一个人握着车把往上推,两个人拉着绳子往上拽,这样既轻巧灵活,又省力省工。工段长翘起大拇指,连声赞叹。就这样,工地大喇叭又播送了“运土倒拉器”重大发明成功的喜讯。可能是一种连锁反应,接二连三地,“脚踏运土器”实验成功,“三面倒土滑车”实验成功,“快速上土器”实验成功,“转盘运土器”实验成功,“运土翻斗车”实验成功,“三轨绳索牵引机”实验成功,“绞架式运土器”实验成功,“大牯牛运土车”实验成功……

大喇叭不断地播报喜讯,每报告一个发明,都赢得一片欢声。大水的心里更比喝了蜜还甜,他知道是他大水开了一个好头,是他灵光的脑袋激活了众人的脑袋,最最要紧的,是他没有输给三美,他和三美一样拔得了头筹。



大水的兴奋神经像上足了的发条,没有一点儿停不下来的迹象,他低着头,使足劲,推车的速度比谁都快,似乎整个工地就是他一个人的舞台,只有他一个人在表演。

扑通——!抬头一看,不好,把迎面推来的独轮车撞到了!为了加固溢流坝,这儿在搞灌桩施工,旁边挖有一个池子,满满的都是像稀饭糊糊一样的黄泥浆。那推车的人猝不及防,一骨碌仰脸栽倒在泥池里,满身、满脸都是泥浆,连鼻子、眼睛都给糊住了。大水赶紧丢下独轮车去拽,等拽上来一看那副狼狈相,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笑到一半却戛然咽了回去。我的妈呀,这不是开工现场的那个“赵专员”吗!大水真有点不知所措,而那个泥人却并不介意,接着大水的“哈哈”笑出了另一半。还没等大水赔个礼道个歉,那赵专员就扶起车子快速离去了。

大水又一次见到赵专员,是在灌渠放水的那一天。

来水啦!来水啦!远远近近,老老少少,都赶庙会似的,纷纷跑来,“嘿嘿”的笑声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声,真比戏园子唱大戏还要热闹。几乎所有的民工,包括大水和李三美,都一齐跟着水流奔跑,有人边跑边用手捧水直接送到嘴里,咂摸着,嗯,真甜!真甜嘞!还有人开玩笑地说,别把水装到肚子里了,要用它们去浇庄稼呀!

大水正在人群中狂奔,忽然发现赵专员和县里的领导就在他身旁,跟他们一样在狂奔。赵专员也认出了大水,用水淋淋的双臂一下子把大水抱住,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跳起了“水上芭蕾”。大水也早把彼此的身份抛到脑后,放肆地搂住赵专员的脖子,相互带动着疯狂地朝前飞跑,他们的脚下激起朵朵水花……

那一天,大水异常兴奋,竟然有些作诗的冲动,有一首民歌还被记者记录下,上了当地的《皖西日报》:

史河灌渠长又长,旱岗变成鱼米乡。

幸福生活靠哪个?毛主席啊共产党!





大水的高兴事还多着呢。

那一天,淠史杭工程指挥部举行表彰大会,大水和三美都登上了主席台,胸前佩戴着鲜艳的大红花,那辆独轮车就放在大水的面前,也系着鲜艳的大红彩带,地委杜书记和赵专员亲自给戴上系上的。

一大帮据说从省城、京城来的记者,手拿着长长短短的照相家伙,对着大水和三美直闪光,大水的眼睛虽然被晃得有点花,但还是一眨不眨的,他心里默念着,一定不能给这大工程抹黑。

那一天,大水也是第一次听到一个说法——“淠史杭精神”。杜书记的话语一直响在他的耳畔:

我们皖西人民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革命气魄,鼓足革命干劲,发挥聪明才智,创造了人间奇迹,也创造了一种精神,那就是“淠史杭精神”——

依靠群众,艰苦奋斗的自力更生精神;

敢想敢干,攻坚克难的愚公移山精神;

顾全大局,群策群力的团结协作精神;

尊重科学,调查研究的实事求实精神;

重视人才,海纳百川的知人善任精神;

呕心沥血,为国为民的牺牲奉献精神。

仅上过扫盲班的大水,虽不完全理解这其中的深意,但是他十分明白,就是说包括史河灌渠工程在内的淠史杭工程了不得,真的了不得;有了这样的精气神,未来的日子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

这样想着,大水的眼前又一次现出平岗切岭鏖战的镜头……



不知什么时候,水爷坐在了庄西头的岗坡上。

岗坡下原来是一道冲田,自从史河灌渠挖通后,支渠边又修了水库,它真正成了米粮仓。春夏是葱绿的秧苗,秋天是金黄的稻子,冬天是青青的紫云英,从上到下,一层层,一叠叠,无论哪个季节都是一幅画卷,油彩的颜料画成的。



也是在这个季节,水爷和水奶时常坐在这岗坡上,欣赏着这一条大冲,大自然和人力共同创作的画卷。

水爷说,多像天上的云彩。

水奶说,不,像彩虹。

水爷说,你听到小河流水的声音了吗?

水奶说,听到了,玉镯子敲动的声音。

水爷说,打灌渠修好后,风也调了,雨也顺了,光景一年比一年好。

水奶说,是啊,你看这冲田的庄稼,水汪汪的,大姑娘样的。

水爷说,像你的眉眼,呵呵!

水奶说,日子好了,你也成神仙了……

说着说着,俩人都不做声了,只是静静地坐着,静静地观赏着,脑子里一闪一闪的,图画似的,很美气,很有诗意,虽然他俩都不知道啥叫诗。



眼下,这一道大冲田尽是些东倒西歪的柳树条子,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水爷的心。

国家让土地扭转,是让咱农民富起来,过上城里人一样的生活。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败家子竟如此糟蹋田地!你们钻政策的空子,把政府的钱“套”到手了,却让这好端端的良田荒成这样,昧良心啊!

当初,一代人勒紧裤腰带,拼了命来挖渠,引来这清亮亮的河水,不就是浇灌好这田地里的庄稼吗?如今,庄稼田都废了,要遭报应,遭报应啊!

水爷紧锁眉头,长叹一口气,咬住烟杆,吱吱吱吱地猛吸起旱烟来,吸得很急,吐得很重。



就像春水润绿土地一样,水爷打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有一天,村干部带来两位县城文化部门的干部,是专门采访水爷的,他们对水爷的独轮车极有兴趣,说要带回去陈列到皖西水利农耕文化展示馆里,还要附上水爷与水奶当年修筑史河灌渠的故事,并且邀请水爷前去举行捐赠仪式,领取捐赠证书,参观馆藏的展品。

这一回,水爷像当年评上劳模一样风光,是小轿车接去的,又是小轿车送回的,特别是看到他的那个宝贝儿独轮车放在展馆大厅醒目的位置,还摆着他和老伴当年获得治水模范的大照片。

另一件事,也让水爷特开心,那个毁了农田栽树套取国家补贴款的镇干部被“双开”了,这一道大冲仍恢复先前的农田,由种粮大户承包种庄稼,据说还要在水稻田里养龙虾,用龙虾稻生产出优质生态虾稻米,烧出的饭来清香可口,特营养人呢!

水爷轻轻哼着小曲儿,背手立在岗坡的老乌桕树下。

满目葱茏,夕阳远山,一天的晚霞正燃烧得通红通红。


 




      赵克明,皖西洪集人。曾从事教育工作,在国内首倡“语文养成教育”。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中国校园文学》《散文选刊》《华夏散文》《广州文艺》等纯文学刊物,入选《初心》《诗意的红烛》等文学作品集,获得全国教师文学奖、淠河文学奖、映山红征文奖、安徽省报纸副刊优秀作品奖等多项,出版专著与参编图书《赵克明教写作》《取法美文写佳作》等50余部。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