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履随笔 >>最新推荐 >> 庄有禄:五味杂陈的心绪
详细内容

庄有禄:五味杂陈的心绪

庚子年的春节是令人难忘的。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是万家团圆的大喜日子。聚餐、打牌、旅游、看电影、沐浴、k歌、美容美发、足疗、拜年、走亲访友……不一而足,可谓欢天喜地,普天同庆。然而一场不期而遇的新型冠状病毒突然从江城武汉降临,好似长了飞毛腿,迅速在大江南北蔓延开来,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如临大敌,手足失措。

按照惯例,春节前夕,我由小县城赶往省城,陪泰山泰水过大年(因亲生父母已仙逝),对新型冠状病毒传染肺炎之事没有在意。

年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传播的势头日趋强劲,地方政府已开始引起重视,对武汉返乡的人员进行摸排,采取措施予以隔离。此时看到新闻联播后,我心灵稍微受到些触动,但尚未引起高度重视,出门溜达、去菜市场和超市购物未戴口罩,回家后也未洗手消毒。

大年初一,电视新闻播报有几十人殒命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我的心猛一下收紧,表情由轻松变为凝重,为武汉上千万的市民忧虑,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天佑武汉,天佑中华,让黎民苍生百毒不侵,尽快度过劫难。



与此同时,一些不法之徒和居心叵测者乘机兴风作浪,制造散布谣言,唯恐天下不乱,令我愤恨不已。不明真相、胆小如鼠者随波逐流,信谣传谣,一时间搞得人们心绪不宁、心浮气躁,少数人反应过急,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抢购双黄连等药品和口罩者有之,囤积粮油和蔬菜者有之,如坐针毡、到处乱跑者有之……好像天要蹋下来,仿佛生命到了尽头。面对这种非理性、特别出格的表现,我感到十分痛心,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面对现状,我只能在微信群里告诉亲朋好友坚决响应政府号召,不信谣、不传谣,更不能造谣。面对疫情冷漠者、看笑话者,我嗤之以鼻,侧目而视。对西方少数国家幸灾乐祸、发布不负责任言论,甚至背后捅刀子的下三滥的做法,更是义愤填膺,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随着疫情持续扩散、病逝者数字成倍增长,我感到忧心如焚,恨不能华佗、李时珍再世,披挂上阵,配制神丹妙药,解除病患的痛疾,还黎民百姓以正常生活与安康。

二零二零年农历初三凌晨两点左右,因偏瘫在床九载的老泰山突感心脏疼痛难忍,孩子大舅听闻急忙赶去,叫了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无奈病情沉重,医生无力回天,半个多小时后,老泰山停止了呼吸,驾鹤西去了。我和妻接到大舅子的电话后,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急忙喊儿子起床开车马不停蹄地撵到医院。到医院时,老泰山已安静地睡着了,无论如何呼喊,他都听不见了。我当时眼泪夺眶而出,妻放声大哭,悲痛欲绝。



正月初五上午七时半,我和妻、儿子、儿媳一家四口人徒步赶到合肥市殡仪馆,和老泰山的直属亲人们一起为他送行。疫情蔓延时期,我们积极响应市政府号召,按照殡仪馆人员安排,没有通知老泰山原工作单位派员参加,也没有举办追悼会,也没有通知亲朋好友前来吊唁;没有摆放花圈,更没有燃放烟花和爆竹,只举办了简单的告别仪式,便将老泰山火化了,心里颇不是滋味。好在苍天有眼,正月初二晚上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权当为他老人家戴孝了。

老泰山是一名基层行政工作人员,转业后在乡村工作了近四十春秋,向来工作勤勤恳恳,对群众关心爱护,对家人和亲属严格要求,并给予应有的关爱。我是他大女婿,他对我疼爱有加,十几年前我写了篇散文《岳父的爱》,在市级晚报上刊发,在乡政府内产生了一定反响。他的溘然长逝,怎不让我悲痛唏嘘呢!特别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之际,我犹如雪上加霜,一次次暗自落泪,心如刀割,悲痛得难以入眠。



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同胞数据成倍增长,形势日趋严峻,全国全民之力,共同抗击疫情,大批科学家、成千上万的医务工作员、志愿者舍生忘死,毅然决然奔赴武汉疫情灾区,与死神抗争,与病毒战斗,与时间赛跑,上演出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爱活剧,令我感佩无比,热泪盈眶。举国上下,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全力以赴做好自己的事情,许多人没有放假休息,日夜奋战在工作岗位上,为抗击疫情做出奉献;全面实施交通管制,关闭餐饮、娱乐、洗浴、美容美发等人群密集场所,停止拜年、旅游、走亲访友和各种聚会集会,形成一盘棋,拧成一股绳,戮力同心,共克时艰,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

目睹此情此景,我的内心涌动着一股蓬勃向上的力量,对完胜疫情充满信心,向不知疲倦、任劳任怨抗击在疫情第一线的民族脊梁们致敬!为生活在伟大祖国的新时代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农历正月十一,春天已悄然来临,万木峥嵘的气象很快便会展现,那么阻击疫情的春天还会远吗!





庄有禄,男,1961年生,汉族,安徽省霍邱县人。大学文化,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先后在省内外近四十家报刊和微刊,发表诗歌、散文、言论、报告文学、调查报告、消息等作品八百多篇,一百二十多万字。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在征文比赛中多次获奖。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