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艺术 >>最新推荐 >> 转载:复兴民间绝技 传承文明薪火 ——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
详细内容

转载:复兴民间绝技 传承文明薪火 ——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

复兴民间绝技 <wbr>传承文明薪火 <wbr>——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1)
张玉柱

复兴民间绝技 <wbr>传承文明薪火 <wbr>——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1)
复兴民间绝技 <wbr>传承文明薪火 <wbr>——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1)
姜宏
复兴民间绝技 <wbr>传承文明薪火 <wbr>——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1)
复兴民间绝技 <wbr>传承文明薪火 <wbr>——县区文化巡礼之霍邱现象(1)
田孝琴
编者按       2013年6月,霍邱出台了《文艺创作奖励办法》,进一步激发全县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文学创作,成果丰硕,民间群文,花开满园,在我市文艺百花园中呈现出令人刮目相看、奇特的霍邱现象。

  记者近日专程到霍邱采访组稿,将不定期予以宣传和推介,以飨读者。

  剪纸撕纸: 传统红的精神向度

  一把剪刀,一张红纸,一双妙手,这三样东西组合起来会呈现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艺术品,张玉柱就是这样一位妙手生花的剪纸大师。

  张玉柱,六安霍邱人,从事剪纸、撕纸艺术创作三十多年,徒手操剪,勿需起稿,心随意到,即刻剪成。2002年10月撕纸作品《八骏图》荣获第四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优秀奖,安徽电视台为此拍摄了纪录片《山花开自淮河边》。2008年11月应澳门特区政府邀请,在澳门进行了两周的民间文化交流,受到澳门政府表彰和奖励,中央电视台《澳门十年》做了纪实报道。

  纵观张玉柱的博客,你会发现,这是一位永远在路上的民间艺术家。游历是对艺术的原始积累,不仅是欣赏美景,更有助于拓宽眼界。张玉柱认为除了继承优秀的传统技艺,还要结合时代的发展,融入当代社会的审美,拓展剪纸的运用空间,探寻传统工艺的生存载体,让剪纸艺术真正为生活服务,为时代讴歌。2008年春日,张玉柱随友人乡间踏青,偶然发现散落在路边水中的小鹅花,形似白鹅,洁白纯净,激发了其创作热情,就以小鹅花的形象为基础创作了一系列皖西白鹅的剪纸作品。

  四十多年来的剪纸创作实践,张玉柱对于材料的掌握、应用,和娴熟的创作技法,已炉火纯青。他总结出许多秘不示人的门派绝活,“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三分草稿七分剪,以刀代笔有成竹。”他说:“我用过的剪刀大大小小有二十多把,刻刀有一百好几十把了。我用过的大红纸、美术纸、宣纸等也有一万多张。经我手剪的双喜花和制作的剪纸灯笼,更是不计其数。我自己动手配方做的几块蜡盘,能够适应不同季节和温度的变化,至今还非常好用。”

  张玉柱的拿手绝活是撕骏马,一纸在手,造型了然心中,不借助任何刀剪工具,随手任意撕戳,只要几分钟,一匹匹奔驰的骏马,跃然指间,形神兼备。他爱马,不仅因为马的俊美和神毅,更是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倾注其中。“我有一个弟弟,属马。1987年夏天,22岁的弟弟突患急病,不治身亡。弟弟远去了,却常常在梦里与我相遇,他总是不理睬我,而后变成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飘然而去。在思念的日子里,我总在衣袋里揣几片红纸。因为剪刀曾穿破衣袋,索性我便直接用手撕出了一匹匹神态各异的马,尽力描摹梦中样子,以寄托儿 时 的 手 足 深情。”

  行者艺术家并没有为了追求艺术而忘记所有世俗的羁绊。张玉柱还有一个志愿者的身份,致力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十多年来,他参加慈善献艺,深入民众,现场剪纸,言传身教,宣传民俗文化和剪纸文化。他曾在香港爱心会七周年庆典慈善晚会现场表演纸撕骏马,并卖出72000元港币的天价,而他把这72000元港币,又加上之前义卖六幅剪纸的60000元港币,全捐给了香港慈善事业。精彩的剪、撕纸绝艺表演和赤诚的奉献精神,感动了所有人,主办方当即宣布,向他的家乡六安革命老区捐建两所希望小学。

  为了传播传统剪纸艺术,张玉柱还志愿出任霍邱县聋哑学校特聘的剪纸老师,走进留守儿童之家,为留守儿童上生动活泼的剪纸技艺传承课,与孩子们共同剪纸;每临春节,他就格外繁忙,乐此不疲地穿梭在各级组织举办的“送欢乐下基层”系列活动中,现场剪出的窗花、生肖等年味十足的剪纸总是供不应求。

  张玉柱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和不忘初心的奉献,得到了充分的认可和丰厚的回报。2011年5月,他被安徽省文联、省民协授予“安徽民间工艺大师”暨“安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光荣称号。2012年4月被授予“第二届安徽省工艺美术名人”荣誉称号。2012年12月,撕纸《八骏雄风》获得首届安徽省剪纸艺术节银奖。2013年6月张玉柱荣获“市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2014年4月入评“安徽省第三届工艺美术大师”提名人。

  张玉柱,这位民间艺术家,以一把剪刀创造出绚烂的人生。他能给云朵带笑脸,他能让桃花逗春风,他能让奔马谈恋爱,他能请雄鸡唱山歌。不拘泥具体物象的空间曲线,敢于大胆渗入生活情感,柔中见强,繁简相济。一纸描千样,十指剪风情。

  魅力刻艺:实木上的舞蹈

  7月15日,记者来到霍邱县“巨匠书画刻字艺术中心”采访木刻艺术家姜宏先生。这个艺术中心位于待拆粮库中,一间两进的大房间,里面随意堆放着木料和一些作品,灰尘和木屑覆盖了地面,显示出创作生产的忙碌,就如同姜宏身上那件暗色的花衬衫和卷曲飘逸的长发,显示出浓厚的艺术家气息。

  姜宏,原名姜家祥,1966年生于霍邱县宋店乡张集街道,别号悟艺斋主,自幼喜爱书画,生于乡土之间,长于山林田野,姜宏对艺术有着如痴成狂的执着。姜宏早年间参加了合肥市“黄山书画院”函授班学习,得到了葛介平、郭公达、梁华中等书画名家的指导;他在98到99年底南下深圳创业期间,偶遇南山区刻字艺术院院长、中国工艺大师、深圳大学美术院教授、著名版画家王欢来先生,并虚心向其学习了刻字工艺技术。兴趣爱好得到了学习和发展,而那种喜爱却随着生命的推进愈加刻骨铭心。

  姜宏对木刻艺术的热爱,充分展现在了他的工作室中。室内到处摆放着木料和工具、各类完成和未完成的作品,设计图纸洒落在地面上,让我们有些无处落脚。转过一个胡同,还有一间较宽敞的工作室,杂乱地摆放着更多的木刻作品。虽然工作室有些凌乱不堪,虽然很多作品上已铺满尘土,但是这不就是对艺术最真挚的痴狂吗?整齐的布局反而少了一种全情的投入。因为对艺术的疯狂追求,便没有时间关注物品的整洁,因为对艺术的尽情追逐,便没有精力研究室内的布局。

  热爱一门艺术,不仅仅是投入感情,还需要在技艺方面进行钻研和提高。姜宏在传承古老的刻字技法的同时,借鉴并融合了版画技法和现代的色彩等装饰艺术,通过阴刻、阳刻和阴阳结合的创作手法,使现代刻字工艺品兼容了书法的艺术美、雕刻的立体美、材质的肌理美和现代工艺的装饰美。十余年来,姜宏通过不断的钻研和努力,在原有的木刻工艺的基础上又掌握了竹刻、石刻、瓷刻以及传统的贴金工艺技术。在记者看来,姜宏的作品有着古老朴素的韵味,而字形笔画中又透露出现代的设计理念,阴影重叠,明暗有序,每一刀刻纹下是一种韵味,每一处突起中是一抹风情。

  与姜宏交谈的过程中,他句句不离木刻,不离他的作品。激情盎然,说到激动处还会手舞足蹈,介绍自己的作品时更是热情似火,三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就没有停歇的时候,似乎创作就是他的生命,木刻就是他的精髓。记者也被他的热情感染,眼中的木刻作品都开始活泼起来。

  如此痴迷才能获得成就。目前姜宏的工作室已成功制作了碑刻系列、名家书法系列、楹联牌匾系列、寺庙文化、宗姓祠堂文化产品以及各类旅游景点的标识标牌的设计制作等诸多项目,其工艺产品得到了省、市、县各级领导的认可和厚爱。姜宏本人在2003年加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市美术家协会和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安徽省民间艺术家协会,被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安徽省民间艺术家协会授予“安徽省民间文化优秀传承人”、“安徽省民间工艺师”等称号。这些称号和荣誉不仅是对姜宏艺术修养的肯定,也是他继续进步的一个推动力。2012年姜宏的现代刻字作品《落日熔金》入展全国第九届暨国际第十四届现代刻字艺术展;同年,其现代刻字作品《畅神》入展安徽省第十一届书法刻字新人新作展。这些成绩都源自于他夜以继日的创作和投入,没有对艺术的如痴如醉,就不会有艺术上的进步与造诣。

  随着文化大发展的步伐,姜宏把传统刻字的技法与现代刻字技法充分结合,形成了新的艺术形式品类。对于木刻艺术的痴迷,让姜宏在这条道路上坚持自我,无怨无悔。就像他最近的参赛作品《大象无形》,明明是深深的雕刻在木板上,铭刻至骨,却又淡淡的隐于边缘处,是与生活细致入微的融洽。他的艺术风格洒脱而豪迈,充满着创意与激情。对于姜宏来说,生活即是艺术,艺术也是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能继续刻下去,继续创作,那么姜宏对木刻的一片“痴情”就能得到最大的慰藉。

  临淮泥塑:在泥土中开花

  作为霍邱县临淮泥塑唯一的继承人,田孝琴多年来沉浸在泥土里,将临淮泥塑从僻远的乡村,带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殿堂。

  7月15日,记者在霍邱县文广新局副局长穆志强的引领下来到临淮岗新镇东大街“临淮民间文化艺术馆”。“我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当年一位本家爷爷的引导。”衣着朴素的田孝琴,腼腆地笑着开门见山。

  据田孝琴介绍,小时候村里有个私塾先生叫田辉柏,捏得一手好泥人,孩子们都喜欢去他家玩。当时十来个孩子数田孝琴最痴迷,整天缠着他做泥人。在田辉柏的点拨下,再加上自己的悟性,田孝琴进步很快,不久便能做出像模像样的泥玩具来。“可惜老人家去世早,我只跟他断断续续学了两年多,连他送我的锥笔也不知什么时候丢哪去了。”长大后田孝琴才知道,早在一百多年前,田辉柏的师傅--临淮岗老艺人田善朴就是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而这门充满地域色彩的民间艺术到她这一代已是“三代单传”。

  从开始接触泥塑到现在,田孝琴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靠做一点小生意维持生计。“我曾经也有很好的工作,但后来放弃了,因为泥塑创作需要灵感,一旦灵感来了,必须马上投入创作。”泥塑生涯是漫长而寂寞的,这种执着的坚守经常不被人理解,很多人劝说她不要如此痴迷,正常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可以把泥塑当作一项兴趣爱好。但田孝琴不愿意,“放弃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放弃我的泥塑,一天可以不吃饭,但一天不能不玩泥。”田孝琴对泥塑有种无法割舍的情愫,仅仅是兴趣爱好怎么能满足她对泥塑的热爱,这么一干就是几十年。没有太多花样的心眼,也没有过多物质的追求,田孝琴所想要的,不过是自己在艺术方面的突破和进步,不过就是这一门民间技艺能够后续有人,发扬光大。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沉寂与积累之后,田孝琴终于迎来了艺术的春天,她的作品受到广大人士的欢迎与好评,屡获殊荣。从事泥塑创造至今30多年来,田孝琴成为安徽省泥塑工艺大师、省传统工艺美术发展促进会理事、省民间工艺协会会员、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临淮泥塑”传承人,其个人作品多次在安徽省内外展出并获奖,作品也多次被政府及企业作为礼品馈赠并流通国外。获得过全国休闲农业创意精品大赛全国总决赛银奖暨华东赛区金奖,2012全流域长江江豚科考非遗文化江豚作品展金奖,第十六届黄山国际旅游节暨徽文化节优秀创作奖和中国首届工艺美术展银奖等。

  “临淮民间艺术文化馆”是一个泥塑的世界,货柜和铁制的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泥塑作品,一个个形态各异,活灵活现。难以想象,这样精美的艺术品仅仅是靠双手和一把纤细的锥笔捏塑而成。田孝琴的作品大多取材于农村现实生活,辅以历史故事、神话传说,造型比较质朴,不讲究着色和上釉,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田孝琴的创作题材宽泛,古朴民风、乡村意象和传统文化在她的作品中屡见不鲜,例如《岳母刺字》、《苏武牧羊》、《花木兰》,四大名著人物系列等;涉及现代题材的有《长征》、《五壮士》、《五福娃》等;尤其是反映农家生活的《农家乐》、《田园小景》、《童趣》、《老少欢》等更是栩栩如生,情趣盎然。

  田孝琴把乡情、亲情中那份纯朴真诚的爱全部倾注在泥土里,并在艺术上不断地传承和光大,赋予了它更多历史的、时代的、文化的内涵。她勇于突破,大胆创新,将部分泥雕与彩绘结合,以线条辅助造型,灵活随机地并用各种表现手法,圆融贯通,使得许多在严格意义上原本不属于泥雕艺术范畴的因素,也起到了为泥雕艺术服务的作用,从而更丰富了泥雕艺术的内涵。

  从事临淮泥塑艺术创作的田孝琴,没有受过专业的艺术培训,只是受世世代代传统文化艺术和民间泥塑艺术的薰陶,再加上家传身教耳濡目染,她可以不拘成法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理想和愿望,表达了广大百姓美好的思想情感和独特的审美趣味。

  田孝琴纯朴得如同她的作品,本是简单朴素的泥土,但是在一双巧手下变化万千,衍生出无尽的激情与意义,如田孝琴所说:“泥塑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孩子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壮大,最终也会成为母亲头顶遮风挡雨的依靠。
                                                                                                                                                   来源:六安新闻网    (实习生 杜青禾 记者 流冰/文图)


首页
更多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2017-2027,www.hqwyw.cn/,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5008997号-3

技术支持: 安徽好奇建站 | 管理登录